•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独臂“杨过”的深圳骑行体验

骑着骑着,盲道突然消失了,前面是两个水泥防护柱;短短的几百米路,要么路边施工的围挡占据盲道,要么铺着燃气电信电网管道的井盖,要么盲道紧邻垃圾桶;要么盲道上铺着凹凸不平的减速钢板;有些路段,盲道消失了两公里方才接上……

9月初,深圳肢残人士陈永杰骑行体验深南大道的无障碍设施,他发现,盲道的大小问题层出不穷,隐患多多。本是无障碍通道的盲道,障碍重重。

酷爱骑行、曾从老家河北保定骑行到西藏拉萨的陈永杰,正在实施一项新的骑行计划——通过骑行深圳总长6124公里、9172(段)条道路,体验感受深圳无障碍设施的建设现状。

在9月5日闭幕的东京残奥会上,中国选手以96块金牌、207块奖牌的绝对优势,位列残奥会金牌榜和奖牌榜榜首。赛场下,也有很多像陈永杰一样的残障人士在努力地生活和奋斗着。“这次骑行也是对残奥会中国选手取得好成绩的庆祝。”陈永杰表示。

“消失”的盲道

9月5日上午9点,南都周刊记者跟着陈永杰从世界之窗广场出发,沿着盲道从世界之窗一路骑行到深圳大剧院,体验深南大道其中的16公里路程。

出发后10分钟,在美术馆门前的盲道上,就出现了两个方形水泥防护柱。“这个设置不合理。之前都是设置的圆形,方形很容易给盲人带来磕磕撞撞。”陈永杰说。

前方,一条车道将两边的盲道分开,盲人如何准确地判断路况通过?这也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继续往前骑行,问题层出不穷。比如,原来一条直线的盲道,不知为何突然拐了一个弯,就此中断。好不容易在前面接连上,却错开了,连接处相隔开了一块地砖的距离,没有无缝对接。盲道还是盲道,一前一后却是平行的,而非一条铺到底。

“这让盲人怎么走?闯关吗?”陈永杰感叹道。

在从竹子林到车公庙好几公里长的路段,盲道索性消失了。在深航国际酒店附近,市政施工的围挡将盲道严严实实围住。

一路骑行,各种电网、燃气、通信地下管网的井盖,占据盲道的情况,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在香蜜湖路段,由于地面坑坑洼洼,铺设着一块钢板,哪怕从前方两米处距离中断的盲道摸索前行,由于钢板高出地面,很容易摔跤。

前行至深南大道岗厦路段,两个垃圾桶紧邻盲道。“残疾人一不小心就撞到了。”

一路体验盲道的感受,陈永杰现场在手机上进行了直播。

16公里骑行,一路没有遇到一位依靠盲道出行的盲人。盲道中断、错开,被施工挡板围住,水电燃气井的井盖出现在盲道……本来无障碍的盲道,却障碍重重,危机四伏。绵延的盲道,看似无所不在,却又时断时续,未能发挥出其应有的功能和价值。

代表着深圳门户形象的深南大道的盲道都是如此问题多多,那么别的地方呢?“问题可能更加严重。”陈永杰有些担忧。

 “帮助更多残友走出家门”

谈到这次预计花费3个月时间骑行深圳9172条道路、总行程6124公里的计划,陈永杰把它当作自己的第二次转折,“以前是为自己而活,以后要更多为别人而活,带着使命去骑行,帮助更多的残友走出家门。”

江文山是帮助陈永杰完成此次骑行计划的深圳残疾人公益组织“握手世界”的创始人。他说,陈永杰对骑行不是一般的热爱,他希望通过这次骑行深圳9172条道路行动,一方面体验深圳道路无障碍设施,告诉残友哪条路好走、哪条路要注意,另一方面鼓舞更多残友走向社会,实现自己的梦想,做社会的有用者。

2004年,陈永杰在外打工时,一次意外事故导致他失去了左臂。事发后他回到老家河北保定,“有将近半年的时间,足不出户。一天只吃一顿或两顿饭,也不愿意和别人说话,家里人说话也感到很烦,经常发脾气。”

这次事故对天性活泼的陈永杰产生了巨大影响。小时候他是小伙伴中的孩子王,整天无忧无虑带着大家疯玩,梦想着长大了去环游世界。初中学地理学到地形地貌时,陈永杰非常迷恋,曾经和同学立志说,等50岁了就去游中国,“不需要什么车,就买一头毛驴,喝着酒吃着肉,往前走。”

然而事故发生后,陈永杰感觉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色。他把自己封闭了起来,“甚至想过还不如死了算了。”

除了残疾人, 老人、 孩子、孕妇、行李携带者、 短暂伤痛者等都需要无障碍设施和 环境的帮助。

经过一段时间的苦闷后,陈永杰开始看书,《红岩》、《牛虻》、《钢铁是什么炼成的》、《平凡的世界》……这些书中的主人公都历尽磨难。当看到《平凡的世界》中的孙少平在煤矿中眼睛受伤后不愿面对亲人的情节时,他感同身受。

陈永杰最终被这些人物的精神鼓舞:“没有必要放弃自己的人生,不管在哪里,不管遇到什么,努力做好自己就行了。”

“人活着不能连累了家人。”事发半年后,陳永杰终于走了出来,在老家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生计,慢慢接受了自己不完满的身体。

2019年初,一个亲戚从附近县城骑单车前来看他。这件小事触动了而立之年的陈永杰,勾起了他幼时环游世界的想法。“我也能骑车,而且自己一直想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为什么不能骑车去呢?”陈永杰在网络上又看到了不少骑单车的励志短视频,更加坚定了他的想法。

2019年4月29日,陈永杰骑着自己1200块钱淘来的二手山地车,上了路。

独自骑行到西藏,被很多人帮助

对于一个失去左臂的残障人士而言,独自骑车去西藏无异于一场华丽的冒险。

出发3天到达山西阳泉后,他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对于这次“壮举”,陈永杰并没有做详细的攻略,只是初步打算先骑到母亲的老家重庆,再从重庆骑到成都,经318国道入藏。“家里人知道后还是比较支持的,告诉我如果实在不想骑了就不要勉强,近的话去接我,远的话就自己坐车回来。”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要刊
    南都周刊 2012年11期

    南都周刊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