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史上最严”防沉迷措施出台后

9月1日以来,张帅不再天天惦记着拿手机玩游戏。

张帅是广东江门一名小学二年级的学生。以前,每天放学后,张帅都会拿起手机玩几局《王者荣耀》、《和平精英》或《周五夜放克》。刚刚过去的中秋节,他跟着家人拜访长辈,约同学一起出去运动,中秋夜还和爸妈一起到公园散步赏月。当然玩游戏也是少不了的,但是一天只能玩一小时。

这一切变化跟8月3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下称“新规”)有关。

根据新规,自9月1日起,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20时至21时向未成年人提供1小时网络游戏服务。

所有网络游戏必须接入国家新闻出版署网络游戏防沉迷实名验证系统,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必须使用真实有效身份信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并登录网络游戏,网络游戏企业不得以任何形式(含游客体验模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

自新规实施以来,大部分未成年人被“挡”在游戏外面,生活方式得到改变;也有部分未成年人哀叹防沉迷太严格,时间太短,试图在规则里寻找缝隙;还有人认为,除了游戏公司要加强防沉迷系统建设外,家庭应该给予未成年人更多的陪伴和关注……

中小学生被“管”住了

新规实施以来,未成年玩家在多款游戏中的游戏账号受到限制。

高女士对国家这一新规举双手赞成。她的两个孩子都在读小学,自从在朋友家接触到某款游戏后,就玩上瘾了,每天都要玩一会儿游戏。以前,国家限制未成年人每天能玩1.5小时,他们放学后就会惦记着那一个半小时,作业写不进去,书也看不进去。“现在好了!只能周五-周日晚上8-9点玩,小孩子平时就彻底死心了,不是每天都惦记着玩游戏了。”

更多的中学生感觉到了被限制的不适应。以前每到周末,还在云浮读初一的何健就会打开《王者荣耀》“开黑”,每次玩一个半小时,节假日则玩3个小时。此外,何健还会玩一小会儿的《元气骑士》、《雷霆战机》等。

现在,“游戏迷”何健只能严格按照规定时间玩游戏,他不想借用家长的账号,因为重新修炼角色等级、提高装备还要花很长时间,他不想被“虐”。

何健认为,“‘防沉迷’合理但是太严格了,时间太短,每次我只能打两三局游戏,应该把时间改为一个半小时,这样才够用。”在采访中,多位未成年人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尽管新的防沉迷系统限制较为严格,但张帅透露,目前还有多款手机版的单人游戏并未引入防沉迷系统,这些游戏信息他均是从短视频平台上获得的。

9月4日,“防沉迷”实施以来第一个周六,“王者荣耀崩了”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名。有不少网友称,无法正常游戏。这个时间段,正是未成年人能够自由玩游戏的那一小时。

过去,国家对未成年人的游戏时间限制没有今天这么严格,造成未成年人有很多漏洞可钻。

2005年发布的《防沉迷系统开发标准(试行)》,把累计3小时以内的游戏时间定为“健康”游戏时间,累计3小时但不超过5小时定为 “疲劳”游戏时间,超过5小时定为“不健康”游戏时间。

但在2017年4月防沉迷系统正式推行后,由于各个游戏公司的系统互不相通,未成年人玩家只要在单个游戏里不超时,或者多注册几个账号,就能不受时间限制。

2019年出台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进一步严格控制了未成年人使用网络游戏时段、时长。其中规定,每日22时至次日8时,网络游戏企业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网络游戏企业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的时长,法定节假日每日累计不得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每日累计不得超过1.5小时。

尽管新的防沉迷系统在时间上限制较为严格,不过张帅透露,目前还有多款手机版的单人游戏并未引入防沉迷系统,这些游戏信息他均是从短视频平台上获得的。9月21日,记者根据张帅的介绍下载了几款游戏软件发现,这些游戏目前均无需注册,更不需要登记实名信息。

未滿18岁的大学生、职业选手能否“游戏自由”?

严格的防沉迷新规让刚考上大学的王鹤很不悦。王鹤今年17岁,高考后的三个月假期,她每天都会玩一个多小时的游戏。但临近开学,王鹤被“防沉迷”系统限制住了。

王鹤刚开始有些不适应,甚至还动过要号召所有未成年大学生联合起来抗议的想法。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王鹤的生活被新学期填满,她也习惯了不能打游戏的日子。

但王鹤认为,学业压力没有那么繁重、自主判断能力较成熟的未成年大学生,应该与容易沉迷于网络游戏的低龄未成年人区分开来。

除了未成年大学生外,“防沉迷”同样让一些有意成为职业电竞选手的未成年人推迟了计划。

电竞公司曜石网络科技公司执行总裁郑欣告诉南都周刊记者,一方面,新规可以让游戏行业在比较健康的环境中去发展,另一方面,确实有部分具有天赋的年轻选手会受到限制,因为很多职业电竞选手的录取、培养是从16岁就开始的。

2018年11月,IG捧下S8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LPL赛区冠军,当时选手喻文波尚未满18周岁。在韩国,曾在星际2联赛上冠斩获冠军的电竞选手Maru、Dark分别是13岁、15岁出道。新规的实施意味着未来在电竞比赛上,中国不会再有“天才少年”的出现。

郑欣表示,“我们公司接触的很多都是青训选手以及第二梯队的选手,他们的年龄比较年轻。16~22岁确实是人反应能力的高峰阶段。个人建议,未成年人可以再做一定划分,比如1~15岁、15~16岁。15~16岁的人群可以适当接触游戏电竞产品内容,在监护人支持的情况下去发展。”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要刊
    南都周刊 2012年11期

    南都周刊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