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在城市发展中,审视个人的命运

——专访经济学家管清友

2022年5月31日,随着上海逐渐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市民到外滩街头感受久违的生活气息

“城市”,是个迷人的话题,却又常常因其涵盖的内容众多、叙事宏大,被误认为“不接地气”而没能成为寻常的谈资。但一旦问,哪座城市值得买房、哪座城市适合投资、哪座城可以选择安家立业,人们的目光又聚到了一起。

眼下,经济的诸多不确定性依然存在,让人们愈发想要看清—哪一座城市才是当下值得奔赴之城。

秉承一贯使命,南风窗在5月举办的2022春季峰会上,以“人才·资本·治理:重塑中国城市引力”为题,邀请国内顶尖专家探讨中国城市发展的脉动。峰会上,《2022中国城市引力指数报告》也一并出炉。

和一些“含糊其辞”的经济学家不同,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峰会结束后,我们邀请管清友進一步对话。

在关于小城市的命运、钱的走向以及房价等城市热门话题中,他直率地说,人的发展才是城市的目的。唯有人,使得被钢筋水泥覆盖的城市有了呼吸,生动起来。

8个一线城市?

南风窗:在峰会上,你分享了几年前对中国城市的一个研究。研究表明,未来中国至少需要8个一线城市,也就是学术上说的人口超过2000万的首位度城市。这个数据怎么得出来的?

管清友: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中国一线城市人口占比偏低,大量的人口转移需求被抑制。按照齐普夫定律,也就是任何一个城市的位序与其人口规模的乘积,等于一定区域内首位城市的人口规模做测算,我们得出了中国需要6个层级来承载人口城市化转移带来的压力。

第一个层级就是8个首位度城市,每个2000万的话,一共可以承载1.6亿人口。第二个层级是16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新一线城市,24个城市将承载3.2亿人口,是未来的区域中心、主力城市,基本能实现中国城市化人口的转移。

这是当时根据城市规模研究而得出的白描式结果,不是刻意选谁成为什么样的城市。

南风窗:为什么认为大城市化是未来的趋势?在部分经济学家眼中,城市,尤其是大城市应该适度分散,他们担心过度集中而导致“大城市病”。

管清友:根据世界城市发展的规律和城市群发展的规律,以及我们的国情和人口,我们要综合考虑。

城市定位的提升是对效率的提升。它可以带来资本、产业、人才、基础设施等需求,并获得更大的经济管理权限,有利于增强规模效应与辐射效应,带动周边地区发展。同时,城市融资成本更低,融资规模更大,可以更方便获得城市建设资金。

这个过程中当然会面临挑战,尤其是我国作为后发国家,劣势与优势并存。不过只要方向对了,我们就可以创造条件。尽管做起来有难度,对度的把握也很考验人,但总的来说,与发展的规律相悖是很难的。

央地关系和城市未来

南风窗:会不会高估了大城市化带来的红利,这也是一个问题。按照去年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如今中国城镇化已经超过60%,再往上走,你认为城镇化率达到多少会是极点?

管清友:城镇化有不同的统计口径,不能光看在哪座城市生活,还要看其附着的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在这方面,我们的差距不小,里面有很多显性和隐性的障碍。所以,城市化又被分为“名义城市化”和“实际城市化”,最终实现城市化,需要看“实际城市化”。

如果仅对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的理想状态差不多是70%、80%。但我国的情况不太一样。

如果仅对标发达国家,城镇化率的理想状态差不多是70%、80%。但我国的情况不太一样。目前,我国仍是城乡二元结构。如果城乡二元结构继续存在,想让城镇化率再往上走,基本很困难,应尽快让农民实现市民化。

南风窗:消除城乡二元结构、让农民实现市民化,这个话题其实在学界已经争论了很长时间,做起来也很棘手。在观念上,我们究竟应该怎么看?

管清友:这个话题确实有过很多讨论。有从土地制度角度谈的,有从农民权利保护角度谈的,这些角度都对。我是做经济学的,在我看来,根本之道还是让每个人有充分自由选择的权利,就是我们讲的“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

人是经济发展的目的。农民群体做了70年贡献,前30年工农业剪刀差,后40年城乡土地剪刀差。放在今天,中国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新发展格局的重要论断,无论对于哪一个群体来说,都是重要消费群体,我们应该回归到对人的重视、反哺人的发展上。同样,新一轮的城市改革也是这么回事。

南风窗:要发展更多的大城市,除了对人的重视,你在峰会上还指出,需要创新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该如何理解?

管清友:对,我特别强调了这一点。要问城市发展,到底是靠自发秩序,还是产业政策,就像林毅夫与张维迎的产业政策之辩,人们常常站在两端去讨论。但真正形成一线城市的因素,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想要构建“双循环”,其核心就是释放生产要素的活力。怎么释放?怎么疏通?回头看历史经验,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市场化程度提高,靠的就是让各地充分发挥积极性,让市场主体大胆地摸索与试错。

现在也要认清这一点。市场经济,一定是离市场越近的主体反应更快,也更对自己负责。所谓“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而暴露的种种问题,应该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去约束市场主体,打造服务型政府,市场自然会出现正向反馈。

谁能搞金融中心?

南风窗:我们看到一个现象,在新一线城市中,包括一些中西部城市,都在计划要做区域金融中心。但实际上,能算是金融中心的中国城市,除了香港,目前主要是北上深。现在这么多的城市都想当新的金融中心,能行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媒体
    南风窗 2012年04期

    南风窗

  • 风云
    南风窗 2012年07期

    南风窗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