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红楼梦》第一名嘴?

金庸有一个妙处:武功风格,凑着人物性格。比如洪七公刚正侠义,用的便是阳刚简朴的降龙十八掌;黄药师聪慧绝伦,便自创了华丽斑斓的落英神剑掌。令狐冲性子潇洒,便独孤九剑无招胜有招;黑白子性格阴鸷,便用了滴水成冰的玄天指。

曹雪芹笔下人物不会武功,但曹公别有妙处:饮食起居,都合着人物性格,非只一味夸富。比如林黛玉住潇湘馆,贾宝玉住怡红院,红碧相映;贾宝玉爱喝的枫露茶,一听便是红色,合他爱红的毛病:这等茶水,林黛玉便不会沾染。

林黛玉身子弱,吃东西少,连吃螃蟹都只能吃一些夹子肉,喝合欢花烧酒;薛宝钗万事无可无不可,除了冷香丸,也不太讲究吃的,但讲究给长辈点菜;她俩对茶也许更讲究些,这不还偷闲去妙玉那里喝了好茶。

所以细想起来,《红楼梦》里论吃东西,还是老一辈懂行。

贾宝玉去探薛宝钗,薛姨妈留吃糟鹅掌鸭信,醇厚韧脆,适合下酒;又用酸笋鸡皮汤,给宝玉解酒。这两个菜,糟鹅掌鸭信和酸笋,都是需要平日下工夫的;薛姨妈虽然借住,到底家底厚,独门独院,吃的也是清淡又有味的东西,很合她身份。后来刘姥姥二进大观园,仆人上点心,老太太选了松瓤鹅油卷,更香甜;薛姨妈要了藕粉桂糖糕,清雅些,也合她的风格。

这类小点心,是贾府有趣处。秦可卿生病,什么都吃不动了,只求吃个枣泥山药糕——听来既甜又柔,又不油腻,很合可卿病中所爱。史湘云送姑娘太太们的菱粉糕和鸡油卷,听起来就略家常些,没有秦可卿吃得那么细腻。

贾宝玉这小孽障,是全书第二受享用的。在薛姨妈处提一句珍大嫂子家的好鹅掌鸭信,薛姨妈就送上自家糟的;被贾政打骂了,全家陪他吃荷叶汤,还要所谓玫瑰卤子来调口味,王夫人还送出木樨、玫瑰清露来:又要新奇,又是馋,宝玉也是难伺候。就连喝粥,配的咸菜都是野鸡瓜齑。梁实秋先生也夸过这道菜。想来味浓而不滞,爽口有味,好。

但最懂吃也最有口福的,还是老太太。

老太太偶尔也挑嘴,说螃蟹馅饺子油腻,不爱吃;后来过年夜长饿了,又不想吃鸭子肉粥。但这不意味着她老人家吃斋。游了大观园,凤姐送了野鸡崽子汤,老太太还吩咐:炸两块送粥;炸野鸡配粥,比起贾宝玉的野鸡瓜齑,老太太直爽多了。

后来下雪天,老太太吃牛乳蒸羊羔,还说小孩子吃不得;芦雪庵写诗,老太太过来,吃了点糟鹌鹑腿子肉——鹌鹑是很小的,腿子肉更细腻,糟了之后,入味细碎,既解馋,又不难消化,细想真妙。后来王夫人吃斋,寻思老太太不爱吃面筋豆腐,就送了椒油莼齑酱:清朝时椒油调味不提,莼菜鲜美则是中国历史传奇,好吃得很。这么一想,比起动不动吃斋口味清淡的王夫人,老太太活得通透多了。薛宝钗观察过,琢磨老太太爱吃甜烂之物,但又不是赵嬷嬷那种火腿肘子可以打发的。

大略整个《红楼梦》看下来,赵嬷嬷们不挑剔,吃个肥厚;袭人这些小姑娘爱个甜;林黛玉与薛宝钗小姐们吃得少;妙玉很挑剔,但我怀疑她什么都不吃;贾宝玉口味已经很刁钻了,但大体也是清爽一派;薛姨妈很有口福,但也清淡;独老太太,吃得又精,又有味,是那種一看她描述的菜谱,就让人觉得好吃之物。虽然写诗联句是宝玉和姐妹们更好,但穿衣吃饭、日常用度,到底姜是老的辣,品味还是要看老太太啊。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