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后,我和曲筱绡已经分不开了

王子文說,她已经无法再和曲筱绡分开了,“我本身就是她的一部分,她本身也是我的一部分,我身边有无数的人在叫我曲筱绡,没觉得跟她分开过。”

5月11日,《欢乐颂2》开始双台联播,从开播第一天起始终霸占着收视率的前两位,首播便创下了2.1亿的点击量,是《人民的名义》之后的又一爆款。而与高收视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一路下滑的口碑。植入广告过多且生硬、人设前后矛盾、人物背景、剧情设置漏洞过多等成为攻击的重点部分。

“第二季侧重家庭了,就是家长里短。”王子文直白地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曲筱绡,24岁,海归,古灵精怪,肆意洒脱,率性犀利,从小在关系复杂的家庭长大,看似玩世不恭,实则真实善良,让人又爱又恨,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欢乐颂》第一集,王子文扮演的曲筱绡在这样的旁白中登场。

根据广视索福瑞52城的数据报告,《欢乐颂》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后的收视率并不抢眼,分别排在第13和16位。但大约两周过后,这部剧便逆袭至第一、二位,网络点击率更是逼近100亿,这个成绩一直保持到了剧集结束。《欢乐颂》成为去年当之无愧的爆款。

在播出期间,制作人侯鸿亮的微博最多可以收到2000多封粉丝的私信,大多是讨论《欢乐颂》的剧情,而曲筱绡一直是热议的焦点。“到热搜上打两个字‘讨厌’,后面是这五个人。曲筱绡排第一位。”侯鸿亮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曲筱绡是一个灰色人物。如果当初我们把她改成一个反派,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但我恰恰不能把她当反派,她也有可爱和让人向往的地方,这才是真实的人。”编剧袁子弹形容曲筱绡“这一秒让人恨得牙痒痒,下一秒又让人爱得不要不要的”。

个性强烈、矛盾突出、前期充满争议,后期再一点一点凸显善良本质,以平息争议,再加上白富美的身份加持,这当然是一个注定会出彩的角色。饰演樊胜美的蒋欣,和饰演邱莹莹的杨紫在拿到剧本后,首选的角色都是曲筱绡。“(但是)不适合我啊。”蒋欣曾在采访中这样说道,“曲筱绡就得是王子文那样的,小巧玲珑,人精儿似的。”

“就是非我莫属。”王子文说,这是她看完曲筱绡人物小传后的第一反应。她坐在位于北京朝阳区常营北路一家咖啡厅的包间里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这是5月28号,端午假期的第一天,王子文从美国的片场返回北京,稍作休息。她随意靠在椅背上,除了音调稍低之外,看上去与剧中的曲筱绡别无二致。此时《欢乐颂2》正在热播,从开播当日起,就牢牢占据收视率第一的位置,同期开播的《白鹿原》,耗资三亿,豆瓣评分高达9.2分,但收视率只有《欢乐颂2》的四分之一,而后者的豆瓣评分仅有5.2分,与第一季相比,还下降了2.1分。

电视剧口碑的一路下滑,看上去并没有影响到王子文的心情,“关注它(争议)干啥,不太关注这个”。她随意拨了拨额前的短发,语气、神态都很“曲筱绡”。

不较劲

在王子文的叙述中,争议也好,热捧也罢,一切都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一开始什么戏也不会有这种预想,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这是谁也预测不了的。”

《欢乐颂》的火爆也许的确算是个意外。甚至连侯鸿亮都曾说这是一次冒险,“一是在创作上违背了集中矛盾、集中人物、集中线索的一般创作规律,二是对当下中国人日常观念的一次挑战。”

不同于一到两对男女主角的传统电视剧模式,《欢乐颂》采用了国内时装剧中少见的多线条叙事方式,一口气展示了五位不同阶层、不同背景的女孩。在创作阶段,编剧袁子弹收到了许多相关的质疑,甚至有同行直接称其不懂编剧的基本规则,“几乎每一个懂编剧的人,都说这样不行。很多事情总要有人突破规则去做,不是按照规律就是好的。”袁子弹在去年的一次采访中说。

2015年8月,《欢乐颂》在上海开机。拍摄到一半时,导演孔笙剪了一个小时版本的片花,业内人士看后,给出了“好看,但跟市场上的故事片感觉不一样”的评语。海归金融高管、被家庭拖累的职场老油条、笨拙平凡的小镇姑娘、中产家庭出身的乖乖女,以及叛逆的富二代,她们被网友并称为“欢乐颂五美”。在这部女性群像戏中,曲筱绡似乎格外受到原著作者和编剧的偏爱,事业、爱情全都得意至极。看似放纵不羁,但却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用剧中的话说是“拎得清”。有网友说,这是一个被作者开挂的角色,也有人说这其实就是玛丽苏。

去年4月,《欢乐颂》开播之前,在剧中饰演曲筱绡男友赵启平的王凯就曾在采访中表示看好这一对“小妖精和唐长老”能够脱颖而出。“这两个人是全剧中最跳脱的一对,他们太扎眼了,有的时候不分场合地秀恩爱。有时候越不按常理出牌越容易吸引眼球。”

但也许是得到作者的偏爱太多,不时站在上帝视角,搅动、评判他人生活的曲筱绡,在开播之后便引燃了口水战。知乎上一条“如何评价《欢乐颂》中的曲筱绡”的问题,出现了1120个回答,网友dadelv su说,“很多人说曲多么洒脱,她洒脱是因为这些人对她没有利用价值,一旦她需要安迪的帮助时就换了一副样子。”“导演把曲这个角色的思维方式塑造得很真实,她看似洒脱和真实不拘,但背后是依赖她的资源,高度利己和自我。”

“她就是一个角色,有什么可说的。”谈到网友的各种解读,王子文表现得和戏中人一样,一副全无所谓的样子,“有一些言论在我这儿(看来),你可能根本就没有看懂,那我觉得那也是你的权利,不代表所有的戏你都能看懂。有些人看得深层一些,有些人看得浅一些,有些人可能只是暂时的误会,不一样的,我觉得没必要在一个人物身上多较劲,因为人家说的又不是我,而是曲筱绡。”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