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逃回德国的IS“叛徒”

当尼尔斯脱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时,他首先想到的是什么?他在极端组织的军队里服役了一年,职责是卫兵和厨师。尼尔斯在街头看到过好几个头颅,也见识了好几次斩首;他听到过人们被刑讯折磨时惊声尖叫,看到过那些人手被绑在后背,然后倒悬吊在金属抱杆上。他还见识过IS特种部队的人奉命抓捕一些所谓的间谍、叛徒或是反对者。

到了2014年11月初,尼尔斯就不想干了。他编了个借口,跑到土耳其去。他打算在伊斯坦布尔和母亲、妹妹碰面,然后一起回到位于德国丁斯拉肯的家。

尼尔斯当天心里在想什么,他自己并没有说,不过他手机浏览器上的浏览记录似乎可以窥见一斑。尼尔斯仔细阅读了德国联邦刑事犯罪办公室网站,他担心自己一到德国就会被逮捕。他还查询过从土耳其出发的轮渡,以及到达家乡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的远程巴士,他想借此避开机场的检查。除此之外,尼尔斯还上了一个热门零售网站,想买一些新款加大码衣服,因为他长得太胖,找不到普通款式的衣服,这样就很容易被人察觉。在回国之前,他还搜了一下伊斯坦布尔的酒店和观光指南,因为他打算和母亲以及妹妹安妮卡在伊斯坦布尔玩两天。

不过,尼尔斯最为关注的还是性。他在网上搜索了“伊斯坦布尔红灯区”。其中一个搜索结果便是:伊斯坦布尔的妓院。尼尔斯的手机里还存了好几十个他看过的色情视频的名字。

在从伊斯坦布尔登上回家的巴士前,尼尔斯删除了手机里的所有数据。这些数据里包括几张他和极端组织的“战友”一起在战车里的合影,还有他站在一个头戴面罩、浑身捆缚的人身后,手持手枪抵着那人脑袋的照片。这些都在回德国前被删掉了。

如今,尼尔斯作为一个被判刑的恐怖分子,已经被投入大牢。杜塞尔多夫的高等地方法院判处他4年6个月的监禁。

价值连城的信息源

尼尔斯被轻判的原因是作为一个前“圣战”分子,他与德国当局有过紧密合作。对于调查人员来说,尼尔斯这样的角色非常有价值,因为德国当局根本搞不清那些从德国前往“伊斯兰国”的人在那里究竟干了什么。通常警方很难核实这些人跟极端组织有关系,而这又是将这些人定罪的关键所在。

德国安全部门的任务就是调查恐怖分子网络,阻止恐怖袭击发生。然而除了监听电信通讯设备,他们也别无他法来搜集证据,因为从叙利亚、伊拉克返回的200多个德国人要么保持沉默,要么撒谎。

也有为了获得从宽量刑的少数“圣战”分子会承认自己去过叙利亚。然而他们的供述很少会超出检方对他们的指控范围,也从不出卖自己的同伙。

不过也有三个反例:丁斯拉肯的尼尔斯、不莱梅的哈里以及慕尼黑的哈伦。他们三人都曾在叙利亚参加过恐怖组织,现在都与德国当局紧密合作。

这三位跟警方合作也是冒了一些风险的。其他的宗教极端主义者认为向警方招供就是叛徒,这些招供者有可能遭到报复。

从恐怖分子变成关键证人,这三个人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转变。他们只是激进的穆斯林,不是极端组织的领导人或是宗教极端分子,他们更像是去那里混吃混喝的。对于这些人,一位专家是这么定义的:“他们只是极端组织的外围,他们的极端信仰并不牢固,他们为极端组织工作时间也比较短。”

从吸毒打牌到当上恐怖分子

在前往极端组织实地考察前,尼尔斯是个一无是处的男人。他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然后上网,去咖啡店见朋友,然后在那儿吸毒、酗酒、打牌。他们没有任何正当爱好,也缺乏生活的激情。为他提供职业培训的公司最终解雇了他,因为尼尔斯从来不去上课。之后他一直都在打零工。“我就是个瘾君子,”尼尔斯说,“除此之外我啥都不想干。”

就这样过了几年,尼尔斯通过堂兄弟菲利普接触到伊斯兰教,并成为一个萨拉菲斯特派教徒。当他的堂兄弟和其他的朋友跑到叙利亚时,他却因盗窃罪在牢里服刑。再后来,也就是2013年秋天,他终于来到叙利亚。

在杜塞尔多夫地方高等法院审判期间,尼尔斯表示自己当时想长长见识,于是他很快成了这个恐怖组织的帮凶。在曼比杰,他加入到极端组织的特别部队。这支部队主要是抓捕叛徒、间谍或是逃兵。尼尔斯大概参与了15次抓捕行动。

尼尔斯很清楚这些被他抓到的人下场如何,首先他们会把抓到的人装在木箱里,木箱分大小两种,大的木箱里人还可以站着,小的木箱里人就只能蜷缩着,有时候一关关好几天。

尼尔斯留了一把胡须,无论何时外出,都身着黑袍,头戴面罩。作为旁观者,他一共参加过五次处决。"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尼尔斯在接受检察官问询时如是说,“不过很快就好了。”

又有一次,他站在一个被捆的犯人身后,拿着手枪抵着那人的脑袋,并被人拍了照。为什么要这么干?“我当时真是蠢透了,”现在回想起来尼尔斯如是说,“我很抱歉。那个被绑的人甚至可能都没看到我。”尼尔斯声称自己从未杀过人,也没对谁动过刑,对自己滥用私刑和杀害犯人的指控,他也矢口否认。

尼尔斯告诉调查人员,他曾多次想离开“伊斯兰国”。有一次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进攻打乱了他的计划,还有一次上司不想派他去德国执行任务。尼尔斯说自己曾经想利用袭击欧洲的指令来获得逃回德国的机会,不过他对在德国执行袭击任务并没有什么兴趣——而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说的。

执迷不悟

但尼尔斯并没有表态自己已经跟极端主义思想决裂了。他只是说自己离开的原因是极端组织已经建立了一个“监控无所不在”的国家。

尼尔斯最终在2014年11月成功逃离“伊斯兰国”。他告诉自己的上司,他打算把自己的女儿带到叙利亚,于是他获得许可前往土耳其。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

他一回到丁斯拉肯,就试图努力恢复到正常生活。“他想去参加派对,但派对上没他什么事,”尼尔斯的朋友说,“他想去妓院,可又鼓不起勇气。”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