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印度对扎克伯格的免费网络说不

现在看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免费午餐感兴趣。至少对免费上网而言是如此。

继印度官方于2015年圣诞节前夕“暂时叫停”了Facebook旗下免费网络服务Free Basics之后,埃及也在新年的第一天开出了封杀令。作为Facebook在埃及的合作伙伴,该国电信运营商Etisalat Egypt于2015年10月开始提供Free Basics服务,但这项已经惠及300多万用户的服务却只存活了两个月。

印度网络监管机构宣称,由于Free Basics只对部分而非所有网站提供免费接入服务,因此通过不正当的竞争方式影响了网络秩序,对“网络中立性”产生危害。监管机构称,如果放任Free Basics继续存在,那对以后的印度网民而言,Facebook就是互联网,互联网也只意味着Facebook。

对于这项指控,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反应迅速。他于2015年12月28日在《印度时报》撰文为Free Basics辩护,称(像印度这样)一个还有十亿人口没连上网络的国家,拒绝 Facebook 近乎慈善的尝试是一种倒退。

“谁会拒绝(免费的互联网)呢?”扎克伯格用激烈的语气回应道,“想不到,过去一年里这件事在印度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扎克伯格的野心

不久前才宣布要把自己在Facebook的99%股份捐出去做慈善的扎克伯格因为Free Basics这事儿又上了一次头条,且原因还颇为相似——那就是和传统捐钱方式不太一样的公益慈善方式。

批评者质疑扎克伯格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比如捐出去99%的股份看上去非常大方豪爽,却有规避遗产税的考虑;而免费提供网络的Free Basics则因为只对包括Facebook在内的部分网站有效而落入“接入扎克伯格自己的网络”而非“全部网络”的怪圈。

“它当然可以为那些没钱上网的人带来福音,但对Facebook而言,一样好处很多。比如可以带来用以广告套现的上百万甚至上亿规模的新用户。”Buzz Feed网站吐槽称。

公开资料显示,Free Basics的前身是一个名为Internet.org的非营利性组织。2013年正式上线的Internet.org宣称将为全球还没有互联网接入的人提供接入互联网的入口。除了社交巨头Facebook以外,诺基亚、三星、爱立信以及高通等其他著名科技公司都是该项目的赞助者。

按照Facebook的设想,这种免费的互联网服务将主要面向那些贫困的不发达国家。自2014年7月以来,已经有包括赞比亚、坦桑尼亚、肯尼亚和孟加拉国等30多个“第三世界”的网民享受到了免费网络。而同为地区大国、人口众多的印度和埃及也位列其中。

扎克伯格曾经表示,希望通过Internet.org这一项目,能让占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从没上过网的人能够接入互联网。

“过去5年,发达国家的经验已经显示有多达21%的GDP是由互联网产业驱动的。传统行业流失的一个工作岗位能在互联网行业换来2.6个。知识经济才是未来的主流。”他在2013年Internet.org的发布会上说。

然而即便如此,扎克伯格以“为人类未来考量”的这番慷慨陈词仍然无法掩盖Free Basics服务的排他性和局限性。

以Free Basics在印度的合作运营范例为例,选择使用这一服务的印度网民可以在不交一分钱流量费的情况下访问Facebook网站及其附属服务以及维基百科、BBC新闻、必应搜索、Dictionary.com和本地新闻网站等——虽然选择看似不少,但在如广袤原始森林般的互联网服务面前,用户还是被局限在了一个所谓的“小花园”里。

以用户使用频率最高的搜索引擎为例,由于Facebook和微软的必应搜索存在合作关系,因此使用Free Basics的用户可以免费访问必应,但却无法登陆和Facebook存在一定竞争关系的谷歌搜索——尽管从市占率上来看,后者要高上许多。

作为回应,扎克伯格表示,Free Basics专注于提供免费的基本服务,而这也是其应用名为“免费基本”的原因。这一平台并不是为了限制用户对其他服务提供商的访问。此外,Facebook已采取措施,使开发者和其他潜在合作伙伴更方便地加入Free Basics。

有媒体爆料称,虽然Facebook表示对任何愿意加入免费网络的商家都表示欢迎,但实际上由于Facebook和运营商本身都没有为网络费用买单,这笔钱最终需要那些想通过Free Basics来获取流量的中小型网站来出——扎克伯格是利用了Facebook的超级影响力设了一个让中小型网站买单,让用户、运营商以及自身都获利的局。

扯不清的“网络中立”

据《印度时报》报道,监管部门内部仍在一个问题上争执不下:电信运营商是否应该根据上网内容区别定价。争议的核心还是那个历史悠久的问题——网络中立性。

“网络中立”的概念可以上溯至上世纪30年代美国的电信法。当时,法律规定任何电话公司不得阻碍接通非本公司用户的电话。互联网兴起以后,“网络中立”概念的自动延伸,运营商均不得对来自非本公司用户的数据,比如邮件、视频等设限。

批评者认为,由于Free Basics只对Facebook圈出的一部分网站提供免费服务,合作运营商相当于对其他那些需要消耗流量的网站设了限。

更进一步的“阴谋论”则怀疑Free Basics可能带来的政治威胁——如果Facebook通过免费网络的方式垄断了帮用户选择信息的权利、并进一步成为“网络看门人”的话,那么它也就极有可能向政治家出售这种隐形的话语权。

实际上,Free Basics在某种程度上让怀疑论者联想到电影《王牌特工》中邪恶的亿万富翁瓦伦丁——这位企图控制地球的大反派通过向用户派发免费手机SIM卡、提供无限制电话和上网服务的方式垄断了全球通讯和信息流动,差点酿成地球毁灭的惨剧。

路透社报道称,目前还未对外解释为何要突然中断Free Basics服务的埃及监管层其实就有政治风险方面的考量。

“中立性辩论不应该用来阻止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上网。免费提供部分网络服务,有助于让更多人上网。如果有些人无法为网络付费,那么有网总比没网要好。”扎克伯格在回应有关Free Basics破坏“网络中立”时直言不讳地称,这种规则在不存在网络连通问题的发达国家当然适用,但在印度,有(网络)总比没有好。

但目前看来,第三世界没网上的印度人民并不愿意领扎克伯格的情。

印度民调机构Local Circles开展的一项样本达三万的调研显示,有多达81%的印度民众认为比起免费但受限的网络,他们更宁愿要一个足够“网络中立”的系统。78%的受访者认为、建立一个稳定、快速且可负担的网络是政府而并非第三方公司的职责。

尽管Facebook的计划遭遇到拦路虎,但包括谷歌和微软在内的其他多家科技巨头仍在快马加鞭地布局类似Free Basics这样的免费网络服务。

除了早前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热议的“气球联网”项目外,谷歌也将目光对准了人口数量庞大但基建落后的印度市场,该公司计划在印度超过400个火车站提供免费的Wi-Fi热点服务,首先预计在2016年底之前,完成其中人流量最大的100个车站,这些车站每日的旅客人次总数超过1000万。

谷歌新上任的印度裔CEO皮查伊强调,谷歌的这一免费热点服务是真正的高速上网服务,网速足够浏览高清视频。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