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美国青少年管教学校的罪与罚

养父母在15岁的艾玛被送进管教学校之前签署了一份协议,使得学校可以无条件地控制艾玛。

| 从家到管教学校 |

2011年春,艾玛·伯里斯上高一。一天凌晨3点,有人打开了卧室的灯。艾玛被叫醒后,看到墙上有高大的人影。她下意识去摸枕头下面的手机,发现手机没了。这位不速之客叫沙内·汤普森,身高接近两米。他让艾玛穿好衣服,跟他上车。“她言辞激烈,非常抗拒。”汤普森回忆道。艾玛七岁时,养父母收养了她。整个过程中,养父母一直在门口看着,一句话也没说。

汤普森费劲地和同事合力将艾玛带上车,随后便驱车驶离小镇,开上了佛罗里达州的高速公路。一路上,15岁的艾玛试着记住每一处出口标志,但嚎啕大哭的她根本记不住这么多路标。汤普森在本子上记下了艾玛的反应:“她非常困惑,想不通妈妈为什么不要她了。她还说自己是田径队、排球队、足球队的队员,不想耽搁比赛。”

艾玛身材纤细,留着一头金色卷发。养父母经常批评她,一方面是因为她脾气不好,常常顶撞养父母,另一方面是因为养父母是虔诚的基督徒,艾玛的性观念在他们眼中过于开放,她不仅看色情作品,还和一位学长发生了性关系,失去了童贞。艾玛其实非常没有安全感,养父母有三个亲生子女,她很怕养父母把她当成累赘,用她的话讲,“我常常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家”。

三小时后,车开到了佛罗里达州中部的小城莱克兰,汤普森最后在一栋平房前停了车,平房后约30米处还有一栋大房子,窗户全被百叶窗挡住了,楼外还围着一圈砖墙。汤普森带艾玛走进了大房子,里面的工作人员让她脱光衣服,并弯腰咳嗽几声,以证明她没有藏毒品。工作人员称,这里是“青年挑战”学校,她之后15个月要在这里上学。随后,她被带进一间卧室,里面已经住了四个女生。楼内的卧室一律没有装门,走廊灯火通明,通宵开着。任何人打开窗户,报警器都会响。

“青年挑战”作为一家连锁的非营利学校,有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专款支持,在国内外拥有上千所分校。小布什对该校也称赞有加。学校隶属于五旬节派教会,主要目的是帮助青少年摆脱毒瘾、抑郁、性瘾等问题,重新掌控人生。法院有时候会将学校当作少管所和监狱的替代选项,学校很多学生都是法院直接判过去的。

| 严苛的《行为准则》|

学校依据《圣经》设立了课程,强调美德的培养。艾玛一入校,辅导员就给了她一本厚厚的《行为准则》。按照规定,所有学生都不能和别人发生肢体接触。头六周,艾玛作为新生会被称作“小妹妹”,在此期间,她必须和别人保持1.8米以上的距离,并且只能和指定的两位“大姐姐”(在校待满六个月以上的学生)说话。没有这两位姐姐的陪同,她不能进别的房间。到教堂礼拜,她也得坐在两位姐姐中间。学校里一个男生也没有,而且学校明令禁止她们接触男生。她如果在教堂碰到了男生,要立刻转移视线,不能有眼神接触。

根据《行为准则》,别的学生犯了错,你倘若知情不报,也是违规。学生违反规定,学校常常罚她们抄写《圣经》的段落,有时得抄150遍之多。还有一种惩罚叫“静思己过”,受罚的学生不得和别人交流,用手势也不行。在其他分校,“静思己过”的学生甚至要戴上脚踝监视器,穿上反光背心。

按照规定,新生必须穿裙子和人字拖,这样一来,她们就不好逃跑了。艾玛作为新入学的“小妹妹”,自然也不例外。新生试图逃跑,处罚很重,她们就算只是簡单地跟别人提了这样的想法,处罚也一样,即入校时间归零,且在校时间须延长两个月。艾玛入校后还签了一份《公民权利弃权书》,她说:“我如果不听学校的话,拒不配合,学校有权联系警方,把我铐起来,送到少管所。”

艾玛得知自己是“小妹妹”后,问她的两位“大姐姐”:“这个学校是邪教组织吗?”两位姐姐相视一笑,其中一位说:“差不多吧。”16岁的布列塔尼·霍特比艾玛早来三个月,她来之后很快发现,要想在这里生活下去,只能服从。“我真希望我可以自我催眠,”布列塔尼在日记中写道,“这样我就不会想那么多了。”

布列塔尼很清楚,艾玛要适应这里的生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她明显有抵触情绪,嗓门也很大,压根不想遵守规定。”布列塔尼说,“她还不懂,这里的生存之道不是这样的。”

| 必须生下来的孩子 |

整整一周,艾玛上午都没精打采,还觉得恶心。她跟两位“大姐姐”说她很怕,她觉得自己怀孕了,她的月经按理说两周前就应该来了。两位姐姐说不用担心,大家在这儿生活,压力都很大,经期紊乱再正常不过了。一周后,月经还是没来。艾玛找到了一位辅导员,“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能和您说话,但我怀孕了!”辅导员给了艾玛一根验孕棒,让她测完后扔在卫生间的洗漱台上,随后就让她上课去了。课后,辅导员将她拉到一旁,结果是阳性。艾玛立刻问:“我能把孩子打掉吗?”辅导员听后非常震惊。“不可能。”她答道。

格雷格·瓦莱之前是一个县的治安官助理,如今,他和妻子埃茜共同管理莱克兰的“青年挑战”学校。辅导员将艾玛怀孕的事情上报后,他们第一时间联系了她的养父母,替她作了决定——孩子要生下来,但孩子生下来以后,就跟艾玛没关系了,学校会联系收养人。

瓦莱夫妇允许艾玛跟大家分享这一消息。当天晚上,28个女孩坐在了客厅沙发上。“我很清楚,我给大家添了许多麻烦。”艾玛说,“我情绪波动很大,但这都是因为我怀孕了。”瓦莱夫妇暂时撤销了不得触碰他人的规定,他们的女儿也在学校工作,她跟艾玛抱在了一起,剩下的人也跟着抱了上去。

学校的学生一周可以跟家里通一次话,时限为15分钟。不过,艾玛因为多次违规说话,通话资格早就被取消了。瓦莱夫妇向艾玛转达了养父母的意见,他们支持学校的做法。艾玛后来想过逃跑,但她连自己在哪座城市都不知道。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