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辑思维撤资papi酱,内容创业寒冬将至?

11月23日,papi酱的合伙人杨铭通过微信朋友圈证实了罗辑思维退出投资的消息,罗振宇则在这条声明下留言,“江湖就这样,别介意。总有人愿意看笑话。”

两个内容领域头部资源的合作就此画上句号,围观这场“相忘于江湖”的短暂合作时,内容创业的寒冬似乎也已悄然来临。

“老少配”散场告终

有这样一张图片:简单的卡其色背景前,papi酱和罗振宇施展经典“颜艺”,分别手持《必然》和《超预测》两本书籍,暗示合作的必然性和内容创业的预见性。

相信您对这张曾刷爆朋友圈的图片,一定不会感到陌生。2016年3月19日,papi酱获得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1200万投资,也同时宣告她和罗振宇合作的开始。

一个月后,罗辑思维运作了papi酱的首支视频贴片广告拍卖会,最终,视频广告以2200万拍出,被誉为“新媒体史上第一拍”。这是传统媒体人出身的罗振宇为papi酱安排的盛大“加冕”,毕竟以前每年11月8日的央视广告招标曾经象征着传统媒体的无上荣耀,代表着影响力和话语权。

但这场华丽的“大秀”,似乎让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papi酱感到水土不服,匆忙的商业变现使其备受争议。

拍卖会前,罗辑思维运用整集节目讲解投资papi酱的原因,吊足“看客”胃口。而8000元一张招标会门票也让慕名而来的“看客”望而却步。即使舍得花8000入场的企业,也都对内容变现的能力持怀疑态度:不足10分钟的正片还拥有贴广告的空间吗?

这场拍卖会的结果也更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拍卖方是阿里拍卖,其“同步拍”借此大出风头;直播方是优酷,阿里巴巴的全资子公司;而优酷则是罗辑思维的投资方;最终竞得papi酱贴片广告的是美妆电商服务商丽人丽妆,阿里巴巴是其重要投资方;丽人丽妆创始人也被证实与罗振宇是旧相识。

多重的关联交易让拍卖会的真实性成谜,流于形式和过度炒作,更让网友们觉得罗振宇“吃相难看”。罗振宇也毫不避讳地承认,就是要“提前收割,落袋为安”。但这样的炒作对年轻的papi酱而言无疑是一种伤害,有媒体猜测二者的嫌隙开始于此。

7月,papi酱在8家直播平台同时开播,效果差强人意,失去了快放特效和声音加工的她,似乎与普通主播别无二致。

有不少直播平台爆料称,邀请papi酱来开直播并没有花钱,并暗指papi酱团队刻意想制造出火爆的场面,才申请在8家平台同时开播,并非平台主动邀请和争夺的结果。

这次亮相暴露了papi酱在现场拍摄时的短板,这一点恰好与罗振宇擅长现场演说的风格截然不同。另据公开报道,罗振宇及其团队并未参与此次直播的策划工作。

此前其他媒体也援引知情人士的看法,称 “papi酱团队对罗辑思维不太认同,罗辑思维对papi酱团队也有自己的想法,两家很早就不太愉快,业内也都知道。”

“拆伙”早露端倪

关于罗辑思维的退出,其CEO人称“脱不花”的李天田也早有暗示。

今年7月的一次演讲中,李天田表示罗辑思维要给投资这件事画上句号,以专注于“得到”的知识变现业务,并称“投资papi酱是我们最大的耻辱”。

据公开资料显示,papi酱团队在得到投资后,在4月、5月分别注册了徐州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注册仅仅2个月的北京春雨听雷在7月进行了股权变更,股东由杨铭、姜逸磊(papi酱本人)、北京思维造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即罗辑思维)等变更为徐州春雨听雷独资。

而徐州春雨听雷也先后在今年7月、8月、10月三次进行股东变更。

退出北京春雨听雷后,罗辑思维在7月26日转而成为徐州春雨听雷的股东。8月29日,罗辑思维又退出了徐州春雨听雷的投资。至此,罗辑思维已经不直接或间接持有papi酱的任何股权。

内容创业遇寒冬?

回到开头,从杨铭的这条朋友圈中,我们可以很轻易读出他在努力证明自己的气势,而这种气势的背后或许源于不自信。

杨铭澄清了新媒体广告拍卖后,捐款的去向问题。这一点也是媒体对其指责最多的地方,曾有媒体怀疑这笔钱最终还会回到丽人丽妆手里;为了显示papi酱并不是惨遭抛弃的“怨妇”,杨铭甚至不惜爆出“其他同门小伙伴”也被撤资的消息,他还试图通过广告贴片数量和流量点击数量来证明,papi酱依然是第一网红。

数据现实,papi酱的微信公众号阅读量虽然保持在20万左右,篇篇10w+,但Papi酱视频全网播放量呈整体走低趋势。8月后,papi酱视频播放量低于均值。打赏数量从3月份的3000次左右下降至7月份的1000次左右,最近的几期,打赏人数甚至不足百人。

在打赏减少的同时,papi酱的其他变现途径似乎也并不顺畅。广告的形式依然是单一的贴片广告;虽然也开网店,但因为其形象和内容有别于单纯意义的网红,电商变现还停留在浅尝辄止的阶段;而新近推出的表情包,似乎也表现平平,甚至不如一些经典的动画表情包。

不仅仅是papi酱,其他的内容创业者也遭遇着同样的问题。据报道,我国微信公众号数量虽超过千万,但能盈利的不到1%,90%以上都凭借兴趣苦苦支撑,60%以上已经成了“僵尸号”。

事实上,内容创业的变现道路一直充满变数,现在关于内容创业的变现渠道,主要是广告变现和商品变现,这种商业变现的方式手段实际依然无法脱离传统的广告模式,并且持续性一直被怀疑。

魏武挥在一次内容创业的活动上说,内容创业的几个大坑是广告、电商、IP和估值。IP这块尤其引人深思。他说现在红火的2000万个微信号都称不上IP,像美国队长这样的IP,是经过了几十年积累的。即便是魔兽世界,游戏有很高的价值,但如果单纯说电影,它也必须拿到4亿到5亿美金的票房才能捞回成本。因此内容创业者要想随便写几篇文章、录几个视频就成为IP显然是不现实的。

这段话无疑给了一些没发展多久就叫嚣着千万估值的内容创业者以沉重的一击。

在时代浮躁的当下,做了一点内容就想着变现,并不是好事。做内容创业和做媒体的本质并没有差别,凭什么因为自己有点名气就大张旗鼓地搞融资呢?

摘自2016年11月24日《经济观察报》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