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如果没有“双减”,我或许会在教培业待很长时间

要说2021年最跌宕起伏的行业,非教培业莫属。因为疫情一度高速增长的教培,本是这两年最受资本追捧的朝阳行业,但今年,行业突然集体陷入大萧条。

从4月开始,政策就针对教培业收紧,7月24日,《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以下简称《“双减”意见》)发布,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在周末、寒暑假、节假日开展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培训,整个行业直接被打入“谷底”。

《“双减”意见》只是新一轮教育改革的开始,其效果和影响短期之内无法定论,但足以让一毕业就进入这个行业的周洁云决定离开。原本在她看来自带光环又稳定的职业,现在看来却充满了不确定性。

姓名/周洁云

工龄/1+

星座/天蝎座

Q用什么词可以形容你这一年的经历?

A风口浪尖。

今年11月,我决定告别人生第一份工作。

我是2020届毕业生,去年5月通过校招进入一家头部教培机构。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做过语文老师,也做过用户运营。

我一直觉得老师是适合长时间积累的工作,可以不断学习,自带职业光环又稳定。在教培机构做老师不会像体制内那样,让我感觉被困住,也挺适合我性格。加上我刚毕业那会儿,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的发展,新东方、学而思这些大公司是我主要面试的公司。

因为疫情,入职培训在线上开展,培训周期很短,只有一周。我在毕业前考取了初中语文教师资格证,但面试时公司似乎并不是特别看重这个,大多数培训老师其实都没有教师资格证。

刚刚结束新人培训,我就接到了第一个学生,还在读高三,他5月报的课,6月就要参加高考。这名学生也是线上授课。虽然在线教育在疫情期间发展迅猛,就我个人感觉,线上授课体验感很差,有学生会一直做小动作。但对于我这样的“新手”老师来说,初期在线上教学也有好处。我记得自己第一堂课很紧张,会同时开两台电脑,一是如果网络出了问题能换;二是必须保持一台电脑停在搜索页面,我怕被学生问住,这么做可以随时查答案。

去年年后疫情有所缓和,我所在的公司马上恢复了线下教学。但疫情总有反复,能开的时候我们就开,一旦局部疫情暴发,我们就得关。

甫一进入这个行业,我确实感受到了教培业的“火爆”。很快,我就达到了满课状态:早上8点到了校区就立马上课,连跟前台老师打声招呼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学生一堂课上两个小时,到10点后休息10分钟,上个厕所,紧接着上第二堂课到12点,中午吃饭加休息不到一小时,下午1点又得开始循环上两堂课到5点,晚上6点到8点还要接着上,真的很累。

忙碌也冲淡了我对这个行业的新奇和一些期待,因为是一对一,一天里,我要面对5个学生,每个学生情况都不一样,讲的内容也不一样,特别是暑期课,那段密集上课的日子有时甚至让我产生一种巴不得学生退课的想法。

没想到当这样的“愿望”成真时,我却要离开教培行业了。

《“双减”意见》出台时正值暑期,彼时我们生源充足,课照常很多。当时我还同时做着公司的运营工作,既有课时费又有底薪,并不沮丧,也想看政策落实之前能对行业开放到哪个地步。可没想到后来政策逐步落实,线下校区陆续退租,我的课少了,工资也明显少了,到了11月,我基本已经没有课上了,工资也从每月平均到手1万多元降到只有7000元的底薪。

雪上加霜的是,我在运营的岗位上也遇到了阻力,研发的考试资料、书籍、宣传册很多都被定义为“非法出版物”,之前的一些方案也无法实行。

这段时间,我们公司行事颇为“低调”,《“双减”意见》公布后,公司并没有针对大环境变化向员工做什么解释、安抚,或许也是不想煽动内部情绪。

公司的很多变动我们都是后知后觉的,连校长职位调令都是周末发布,周一新校长就报到了。公司的一些决定也忽然就变了,比如说好搬办公室有的同事为此都在新地址租好了房,结果临时又通知说不搬了,最后,同事只拿回一部分租金,损失了1万多元。

我和同事们常常刷微博,看各大机构在社交媒体上纷纷表态要积极响应政策,但我们公司内部并没有任何动静,这让我们挺焦虑,同時还有种“看瓜”“吃瓜”的心态,似乎也在等待还会有什么大新闻。

10月,公司在组织架构上果然有大调整,“一对一”的事业部要被合并到大班课里。当时领导一个个找大家聊,询问意愿,并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最后部门只会留用1/3的人。我可能有点傻,领导提出留我转做高中语文老师时,我直接就拒绝了。有一些想留却不在留用名单的人会主动争取名额,有些人领导会推荐去其他部门。

毕竟快过年了,我觉得大部分留下的人,其实也是想熬到年后再看看情况,而我是自己明确想走的。《“双减”意见》公布之后,公司K9(小学到初中的义务教育阶段)业务几乎腰斩,即使是不在此范围内的高中语文,说不定哪天也会开始受到各种限制,这让我比较惶恐。与其在不知道未来怎样的情况下继续“苟活”半年,还不如立马跳出来看一看其他行业的机会。

据我所知,当时受影响更大的那些专职代课老师,离职后建立了一个线上资源推荐群,主动联系之前带的学生,互帮互助,以低价继续授课。我的一些同事出来后也有打算继续考研读博的,大家都还年轻,总得活下去。

我也没想到,因为一个政策,我的第一份工作这么快就结束了。如果没有“双减”政策,我可能会在教培业待很长时间,因为公司的企业文化非常好,同事们也很好,而且教育行业仍处在“风口”。我原本的职业规划是第一份工作至少做两三年,但谁能想到教培业一下从“风口”变成了“风口浪尖”呢?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周洁云为化名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