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2021年冬,满洲里的街头没有俄罗斯人

疫情前,满洲里中俄互市贸易区的商家大致分为两类——

说俄语的商家卖的是中国货,用卢布标价,针对的是俄罗斯游客;说中文的商家卖的主要是俄罗斯货,用人民币标价,兜售对象是中国人。两拨客人共同构成了这个边陲小城的重要经济支柱。

这是一个边境旅游和进出口城市的典型场景。2019年年底疫情暴发前,每年有100万人通过这里进出俄罗斯,而当地刚开放蒙古的口岸,就有了10万的人流量。但疫情让这个城市的旅游业和进出口贸易受到重创。

满洲里位于中俄蒙三国的交界点,城市始于清末时期满洲里车站的建立。在当时沙皇俄国的主导下,东北地区修建了中东铁路。这条铁路西起满洲里、冬至绥芬河,串联起哈尔滨、齐齐哈尔、大连、旅顺等东北地区几个重要地点,满洲里也逐渐由一个小小的车站发展为容纳几十万人的现代城市。

满洲里火车站,这个城市从1898年中东铁路建设开始,便是中俄之间重要的货物集散口岸。

6月到8月是满洲里最好的季节,天气舒爽,出了满洲里不远即可见到葱绿的草原。中国游客喜欢夏季来这里,作为呼伦贝尔草原环行的最后一站,体验的是带有俄罗斯情调的“异国风情”。俄罗斯游客则会出现在每年圣诞节前到来的冬天,此时已经避开满洲里的游客最高峰,住宿价格相对低廉。他们从俄罗斯的临近城市—赤塔、伊尔库茨克赶来,在满洲里采购生活用品或者手机这样的数码产品。购物,或者把满洲里作为进入中国的中转站,是他们的主要旅行目的。中国的轻工业产品价格便宜,这些产品在代购回俄罗斯后还能转手获取利润,大致类似于中国人在日本代购护肤品。

在严防严控的疫情政策下,大部分中国城市可适时恢复正常状态。但作为通路出口的口岸城市仍在陆续受到境外疫情的影响,因其面临更为复杂的外部环境,防控压力也更大。跟满洲里一样,黑河、伊犁、绥芬河、瑞丽、额尔济纳等边陲城市均因境外病例输入导致城市受疫情波及。

俄蒙两国使用的铁路是1520毫米的宽轨,中国铁路使用的是1435毫米的标准轨,这就导致满洲里铁路无法与境外铁路直接对接。作为进入中国的第一站,进出口需要在满洲里地区换装货物才能通行。

满洲里也由此成为一个货物流转地,是全中国最大的陆路口岸—每年,俄罗斯出口的货物有6成都是通过铁路进入满洲里,再发往中国内地。拿樟子松木材举例,徐州有全国最大的樟子松精加工市场。但大多数木材都来自于满洲里,从俄罗斯进口以后整装发到徐州,之后发往全国。

在今年前三季度的出口数据中,重型机械设备出口货值占满洲里外贸出口总额的60%以上。

王国方是满洲里中润国际物流公司的创始人,做的就是重型机械设备的货物代理和物流生意,最能直观感受到疫情带来的影响。在过去,货物代理公司去工厂提货,运到满洲里,再从满洲里把货物装在卡车或者货车上,直接就可以准备出关。现在,每天进出中国的车都是固定数量,无论货物是进关还是出关,都要到指定区域完成消毒手续,再走报关程序。“处理周期变长了,经手的代理量少了一半。”王国方对《第一财经》杂志说。

01 满洲里国门,位于中俄边境处,是满洲里重要的景点。
02 满洲里北方市场,是俄罗斯人购物的重要场所。
03 满洲里俄罗斯风格的中国海关。

相对来说,这类大型货物的进出口,还算是边境贸易中受挫较小的。边境居民的交易更容易受到旅游业和人流限制的影响。

满洲里北方市场周边的商业区,以前是俄罗斯人来购物的场所,如今已经数月大门紧闭。外地人消失了。在边民贸易最火爆的时候,满洲里几十平方米的门市一年的租金一度被炒上租金30万元的高价,并且供不应求。

今年“十一”黄金周尾声,满洲里的街头也略显凋敝。由于游客数量急剧下降,做木材和小商品生意的人大多已經离开,去其他地方寻找生路,他们多来自于福建和浙江义乌。除去常驻满洲里的俄罗斯餐饮业服务人员,街头已经少见俄罗斯游客的面孔。

于淼在“十一”之后送走了最后一批来呼伦贝尔旅游的中国游客。往后便是整个地区最冷的季节,可以达到零下三四十摄氏度。中国游客的传统游玩路线是从海拉尔到额尔古纳到满洲里,再从满洲里回到海拉尔,满洲里是整个呼伦贝尔地区游玩回程的拐点。“十一”以后,草原凋敝,也就不再会有游客前来,相当于于淼的旅行社今年的业务就此画上句点。

于淼是bikego旅行内蒙和东北地区的目的地合伙人,bikego是一个经营小团队旅游的平台。同时于淼还经营了一家旅行社,主要做针对中高消费力客户的旅游业务。回顾过去一年,于淼仍感慨于疫情带来的跌宕起伏。

首先是人员和流水的吃紧。于淼整个上半年没有接到生意。咬牙撑过去之后,运营团队就只剩下了“两个半”人—出纳人员生孩子在家,拿6成工资,算是半个帮手。满洲里的旅游旺季是7月到8月,每家旅行社能够完成整个夏天80%左右的业务量。而上半年是旅游淡季,没有营收,但是需要照常发工资,按照人头数,每个月三四万工资就发出去了。但同时,在今年高峰期的几十天内,于淼和团队依靠“两个半”人跑完了1000多人次的运营。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