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王者荣耀》开始,向传统体育“学习”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以下简称:KPL)秋季赛当晚,上海下着雨。作为开赛场地的上海VSPN电竞中心,全场座无虚席。粉丝们拿着荧光棒、举起应援灯牌为自己支持的团队加油打气,分出胜负的那一刻,欢呼声和呐喊声响起。

以KPL为代表的移动电竞这两年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两个月前KPL春季赛决赛现场共吸引了13000人观看,这个数字是去年秋季赛决赛观看人数的10倍——利用手机、平板电脑、PSP等移动游戏设备进行竞技比赛的移动电竞,自2015年以来正迅速发展。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移动电竞市场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移动电竞市场上,腾讯以巨大的用户规模和热门移动电竞《王者荣耀》的优势占据主导地位,英雄互娱、网易游戏等厂商的移动电竞产品也占领一席之地,呈现出“一超多强”的市场格局。该报告预测,今年移动电竞市场规模将达到462亿元,超过端游电竞的337.6亿元,移动电竞正进入爆发期。

但移动电竞仍然属于刚起步的新竞技形式,目前无论从现场观赛人数、规模还是商业模式上看,以KPL为代表的移动电竞和传统体育赛事相比差距巨大。比如仅商业模式而言,传统体育赛事的收入包括现场售票、版权转播、广告代言、冠名等,而移动电竞目前的收入主要靠用户付费及少量冠名。

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监张易加认为,在探索移动电竞的发展道路上,可以参考传统体育赛事现有的模式。移动电竞和传统体育赛事的差距,换个角度看,有可能是移动电竞未来的发展机会,而从一开始,KPL就在向传统体育赛事取经。

赛制和联盟

据张易加介绍,KPL从最开始就学习了传统体育赛制——赛制采取了分组形式,让常规赛更具话题性和对抗性,周期从每天的4个时间段改为3个时间段,缩短观赛的时间。这一切,都是为了让KPL跟传统体育竞技一样更具观赏性。

移动电竞还参照了传统体育赛事的主客场制。在传统体育赛事中,主客场联赛制度很常见,它可以制造更便捷的观赛体验,培养更多当地粉丝。加上当地媒介的宣传,在延长赛事的同时,还可以让比赛成为地方文化的一种。无论是商业效应还是粉丝效应,这都是一条经过验证的可行路径。

另外,参照NBA联盟、英超联盟的规则和制度,KPL协同12个俱乐部成立了KPL职业电竞联盟。这个联盟的管理制度中包括收入分层制度,即赛事收入将有一定比例分享给俱乐部,从而让联盟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联盟还制定了规范工资制度,保证选手的薪资,包括每个赛季选手的最低工资涨幅都做了规定。

在传统体育领域,联盟是一个常见现象,美国的四大职业体育组织——棒球联盟、橄榄球联盟、冰球联盟及篮球联盟,通常都由俱乐部联合组成,通过一系列制度来实现整体效益的最大化。最典型的就是NBA,它使篮球成为和棒球、橄榄球等运动一样受欢迎的运动,并在蓬勃的市场中诞生出许多体育巨星。

联盟化也成了移动电竞的一个趋势。

英雄互娱与昆仑万维、完美世界、巨人网络、熊猫TV等共17家游戏企业两年前成立了中国移动电竞联盟,之后又陆续吸引了360、百度、小米等公司加入。去年3月,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大唐网络、咪咕游戏、腾讯游戏、搜狐畅游等45家企业和单位宣布成立中国移动电子竞技产业联盟,这些联盟中包括游戏厂商、俱乐部、PGC内容制作方、直播平台等,它们组成了移动电竞的生态链。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联盟化能让移动电竞更专业,并拥有更多的商业机会。以电竞俱乐部为例,此前俱乐部的收入仅仅是打比赛拿奖金。而现在,俱乐部可以分享比赛收入,还可以向游戏厂商拿佣金。工资制度的完善也吸引更多职业选手,在联盟的推动下,职业选手的知名度提升更快,可以做广告代言人。目前比较流行的是电竞俱乐部和房地产公司合作。

粉丝生态和地域化

也许未来移动电竞行业也会出现自己的“姚明”。

张易加相信,移动电竞行业会拥有自己的高知名度明星,而造就电竞明星,是腾讯移动电竞的方向之一。据张易加介绍,目前腾讯已经在帮助参加KPL的战队创造粉丝生态。

“造星”也是提高移动电竞知名度从而吸引人才的方式之一。移动电竞虽然在网上的播放量已经很高,但其大众知名度和认可度并不如传统体育那么高。张毅认为很大一个原因在于,这项竞技运动自诞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移动电竞的本质是游戏。而人们对于游戏有“成见”——《王者荣耀》诞生以来就争议不断,它的形象似乎和篮球、足球等阳光正面的体育运动形象略有不同,想要让它成为一个正面形象,还有一段路要走。选择职业电竞之路的人,相对传统体育来说还是很少,不仅是职业选手,教练、解说员等人才都比较缺乏。

目前除了俱乐部培养人才外,腾讯等企业也在开展训练营培养人才。据张易加介绍,KPL第一届训练营中有29个选手成为俱乐部的签约选手,训练营同时也为联盟俱乐部培养了20位职业教练。

从这些方面来看,目前无论是赛事还是人才培养,移动电竞都在走传统体育赛事走过的路。张毅认为,移动电竞行业市场的参与度和用户的付费习惯,都在迅速发生改变,目前还需要解决专业化和人才的问题,“整体的过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经济效益很明显,但是还需要考虑到社会效益的问题,行业需要时间引导和规范,传统观念也需要时间改变。”

在国内,移动电竞地域化刚刚起步。国内电竞发展最成熟的城市是上海——除了上海,沒有其他城市连续开展过3个月以上的联赛。如果要同时在多地开展联赛,无论是对直播和转播的要求,还是对参赛的俱乐部而言,都是个挑战。据张毅介绍,上海、广州和成都的移动电竞发展较成熟,因此这3个城市也是建立移动电竞主客场的首选城市。张易加认为,移动电竞地域化的好处,在于可以给当地粉丝提供便利的条件线下观赛。对于俱乐部来说,可以带来更多粉丝运营空间、展开更多商业合作的机会。

此次KPL选择的另一个城市是成都。据《王者荣耀》项目组助理制作人罗石介绍,选择成都的原因一是由于成都的电竞氛围良好,二是《王者荣耀》这个游戏诞生于成都,游戏中不少三国英雄都取材于成都历史上的三国文化。成都也致力于将王者荣耀打造成成都的城市名片,无论是政策支持还是文化契合度,成都都很适合。

此次秋季赛是地域化的第一次实验,KPL把战队分布到上海、成都两个城市的两个场馆。张易加认为,一分为二的好处在于,赛事的密集程度能够提高,确保每周都有比赛,这能够更好养成观众在固定地方观赛的习惯。他希望在这次的秋季赛中能够摸索出标准化模式,复制到更多城市,开展多城同时对战的比赛。张毅认为,按照目前移动电竞的发展速度,在二三线城市举办线下移动电竞比赛指日可待。

分享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郑重声明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