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北欧“新冠婴儿潮”启示

2月23日,韩国政府统计数据显示,该国2021年全年生育率為平均每名妇女生育0.81个婴儿,从2020年的0.84进一步下滑,创下有统计历史以来的新低。

不过,在地球另一边,芬兰、挪威、荷兰和冰岛在2021年却因为新冠疫情迎来“新冠婴儿潮”,法国和德国的生育率经历短暂下滑后,也攀升回原有水准。

考量到避孕产品供应和医疗服务可能中断,联合国人口发展基金曾在2020年4月27日预测,由于疫情可能导致医疗服务大规模停摆,如果封城达6个月可能造成全球700万妇女意外怀孕,如果封城12个月可能造成1500万次意外怀孕。不过,该机构在2021年12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除了不丹、孟加拉国、贝宁和科索沃等国家和地区在疫情期间曾经短暂出现生育率增长,全球范围内的生育率并未因为大规模封锁措施而出现增长。

历史上,传染病、战争和经济衰退总是对人口增长产生严重影响,例如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生育率就从1929年的每名妇女2.5个孩童降低到1939年的2.2个,二战结束加上经济复苏则将美国生育率推到1957年每名妇女3.8个孩童的高点。与历史上传染病的大流行相比,包括西班牙流感、曾经在中南美洲流行的寨卡病毒,新冠疫情对生育率的负面影响几乎最不明显,在北欧国家甚至促成增长。

新冠疫情和各国不同的防疫政策,叠加各国不同的人口刺激政策,让各国适龄男女在生育问题上做出了不同选择。人口学家指出,除了原本已经存在的社会福利制度、对育龄妇女就业的保障、育儿体系的安排,各国受疫情的冲击和经济情况也是影响生育率的因素。

奥地利人口学家苏波卡(Tomas Sobotka)对《财经》记者指出,在新冠疫情开始的前三个月,人们害怕失去工作,对经济前景不确定感到担忧,各国生育率普遍出现下滑,尤其是意大利、西班牙、日本、韩国等传统低生育率国家。但是随着第一波疫情在2020年夏天暂时告一段落,2020年6月-7月期间受孕、2021年3月-4月之后的生育率开始在各国出现明显不同。

疫情带来的起伏

根据感染数字和各国封城政策,欧洲国家普遍在2020年5月-6月结束第一波疫情,以怀胎36周计算,人口统计学家将2020年10月之前出生的婴儿纳入到疫情前的生育率计算,之后出生的婴儿则纳入到疫情后的生育统计。

各国统计数字显示,第一波疫情期间的生育率在全球普遍出现下滑,但是北欧国家居民在2020年夏天解封时就积极受孕;其中领先的是芬兰,经过连续十年生育率下滑之后,芬兰的生育率环比在2020年12月增长2.4%,接着2021年2月和3月连续两个月大幅增长10.7%,5月和6月增长率下降到7%和5%后,6月又攀升到11.7% ,7月-8月下滑后,9月再度增加10.3%。

丹麦、冰岛、挪威和瑞典的生育率也在2021年3月和4月各有所攀升,受孕期正是欧洲国家2020年解封的夏天。

芬兰土库大学人口学家杰西卡(Jessica Nisen)对《财经》记者解释,芬兰在疫情前十年的生育率一路下滑,2019年甚至低到每名妇女生育1.35个孩童,低于法国的平均每名妇女1.87个孩童以及德国的1.54。“芬兰生育率正向发展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十年连续严重下滑之后的反弹,当然部分原因也可能因为芬兰的疫情并不严重,防疫措施也未像其他国家严格。”

让人口统计学家意外的是育儿福利不像北欧国家那么大方的荷兰。2020年冬天到2021年全年荷兰新生儿数不断攀升,荷兰统计局估算2021年全年新生儿达17.9万,创下该国近十年来新高。

苏波卡对《财经》记者解释称,在经过第一波疫情之后,大部分欧洲国家政府积极介入调控经济和就业市场,让这些国家的居民降低了对未来不确定的焦虑。

(资料图片)瑞典斯德哥尔摩,人们在公园里“遛娃”。瑞典政府形容自己是“家庭友善”和“孩童友善”的国家。图/法新

北欧智库Nordregio 3月底发表的人口报告也指出,北欧国家在疫情期间通过减税、补助中小企业等措施让这些国家的家庭平均收入没有因为疫情而下降。报告作者盖森(Nora S’anchez Gassen)推断,北欧的社会安全体系足够强大到让育龄男女相信政府会在疫情期间和之后补偿他们的经济损失,从现实考量,政府对养育儿童的补贴也确实是个增加家庭收入的机会。

其他欧洲国家尽管生育率增长不如北欧明显,但是德国从2020年12月也开始出现环比1.2%的正增长,2021年2月增长达6.5%。到了3月,德国统计单位数字显示生育率环比进一步攀升到10%,该月新生儿达6.6万名,创下1998年以后的新纪录。

但是,相比北欧国家的攀升,OECD成员国之一的韩国2021年的生育率下降到自1970年开始统计生育率以来新低,平均每名妇女生育孩童仅为0.81,与2020年的0.84相比进一步下滑,连续成为OECD38个成员国中唯一生育率低于1的国家。2019年OECD成员国的平均生育率为每名妇女1.61个孩童。

根据韩国统计部门的数据,2021年出生的新生儿为26.05万名,比2020年下降4.3%。韩国保健福祉部估计,韩国生育率将在2024年进一步下降到平均每名妇女生育0.7名孩童。

对于不同国家生育率出现的大幅差别,斯德哥尔摩大学人口学家安德森(Gunnar Andersson)对《财经》记者解释,整体社会环境如果让人们很容易就能下决定生育孩子,生育率就容易上升,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家的刺激生育政策本质的出发点需要聚焦在“帮助人们安排育儿生活”,同时社会上对养育孩子的父母需要表现出包容性,包括企业对员工提供半年或一年的育婴假,且不影响个人升迁。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