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母亲与我

母亲是旧式女人,今年已经95岁,与父亲的结合,是订的娃娃亲,从小没有读过书,本来解放初期,农村办扫盲班,她是有机会识字的,但除了工作忙,她家务又繁重,就经常逃课,至今不会写名,年轻时还不会数钱,因为她从来不管钱,也从来不用钱,这点像毛主席,日常生活用品,什么油盐酱醋米,都是父亲一手操办,父亲去看马克思后,儿女们也远走高飞了,她不得不用钱,也不得不管钱,才慢慢会数钱了,我刚知道时,还惊呼:母亲会数钱了!

母亲虽然不识字,但说话幽默,经常开玩笑,并且还开得很好,在不识字人当中,这肯定是少有的。(剩余2885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