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吐丝

我的办公室靠东,窗户比别人多一扇,在享受东风与阳光的同时,也要忍受窗外的杂音。那些来来往往的汽车,在我的窗底下显得很不耐烦,急吼吼似的,恨不得弹跳起来。即使它们跑远了,用刀划毛玻璃的声音,像一条弧线一样,从街上跃到我桌前,吵得我的心是一拎一拎的,似乎身边散落了一堆碎玻璃。

我在四楼,看不见那些扔下杂乱声音的汽车,但我能感觉从窗底下嗖嗖过去的它们,显得如此焦躁与不安,甚至是慌乱,好像去办一桩心里没有底的事。(剩余6820字)

畅销排行榜
  • 兰夏
    鸭绿江 2018年11期

    鸭绿江

  • 直面
    鸭绿江 2018年11期

    鸭绿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