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丙申年

汽车在鄱阳湖大堤上缓缓前行。这一幕曾在我梦里出现过。马小鹏双手紧握方向盤,不经意脱口而出这一句。很怕被她听到,他向后视镜瞄了一眼,穆晓早已在后排昏睡过去,儿子的头偎在穆晓的怀里,两只小脚抵在车门上,就像两只猴子。

丙申年猴票的发行消息一出,马小鹏第一时间想到了赵阳。从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他们二十年的缘分终归与邮票脱不了干系,以至于时隔多年,在马小鹏和赵阳鲜有联系的现在,当马小鹏试图为他们的关系找到一个分水岭,抑或说某种仪式的时候,邮票仍旧是他最佳的选择。(剩余1068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