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过了桥,从“绿化山”右绕二百米,菜市场隐匿在一摞破败老宅里,保存室内温度的塑料垂帘如同一条条冰挂,本是透明的,却被摸得很脏,能粘住蔬菜的草腥和鱼虾的臭腥,丁德耀每次撩都皺眉,他讨厌缩头缩脑的冬天,手势僵硬,常被掀动的垂帘击中脸庞或耳垂。春天来临的时候,垂帘被卸掉,可以长驱直入,他目标明确,直奔常去的那几个菜摊。(剩余11052字)

畅销排行榜
  • 悬崖
    鸭绿江 2015年03期

    鸭绿江

  • 身份
    鸭绿江 2018年09期

    鸭绿江

  • 鸭绿江 2012年08期

    鸭绿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