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触不可及

连倚的失眠越来越严重,无论几点上床都一样,漫长的夜一分一秒从他睁着或闭着的眼前不慌不忙地走过,那种不快不慢一成不变的节奏让人抓狂,别人酣甜的夜晚对他而言却是慢镜头下痛入骨髓的酷刑,无情地折磨着全身大大小小的神经。

妻子去世已经半年,单位领导并没有因为他突遭鳏寡之变而有所优待,反而各种挑剔,尤其新主任到任后便开始给他穿各种型号、各种款式的小鞋,旁敲侧击地讽刺挖苦,把最棘手、最不讨好的工作交给他,在上级面前打他的小报告,大会小会不点名批评,等等,都是家常便饭,到底怎么得罪了他呢?不知道。(剩余22558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