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奔命西去的骑手

红柯英年遽逝,令世人扼腕叹息。有人感慨:生命最大,何必玩命写作?有人叹气:写那么多书有什么用,把命搭上划不来;也有人揶揄:为了个茅奖,不顾性命,太看重名利了!以笔者同红柯多年交往观察,红柯不是世俗之人,尤其不是名利之辈。他的钟情用命写作,出于天然本性。他曾说过,他心里的故事就像新疆的葡萄,一咕噜一咕噜的。(剩余75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