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向壁而泣的老木

1

一桌年夜饭没有吃完,老木就摔了酒杯。看了三十多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他也不看了,一头扎进书房,当着我的面,哭。古人讲的那种如丧考妣的哭,算最悲痛地哭了吧,可是那种哭,还有个哭的对象。老木现在的哭,不是那种哭,是多年坚持化做泡影,又无能为力的哭;是内心极其悲痛感伤,又不能出大声的哭。

老木形如枣核的喉结抽泣一声耸动一下,吸啦吸啦的样子,就像被甩上河岸的鲤鱼,再怎么晃动尾巴,也无法返回水里;更像是一口风箱,年老失修的风箱,拉杆一伸一缩之间,噗踏噗踏响着,四处都在漏气。(剩余8840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