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罪人

呼啸的北风掠过小清河,割得我脸颊生疼。我跪在父亲坟前,跟父亲说我有罪。

小清河的水稀稀拉拉,一如我的眼泪。

小清河的水无论春夏秋冬从没有枯竭过,小清河的源头在大山的深处,几处山泉汇总,到了粟村这一带,就有了小清河这个好听的名字。小清河再往下流,十几公里外就是有名的巨洋水库。

我是喝着小清河的水长大的。(剩余1248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心机
    小小说月刊 2018年07期

    小小说月刊

  • 干娘
    小小说月刊 2018年07期

    小小说月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