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倒 影


打开文本图片集

倒影人

那枚落叶一点一点下沉

开始在我倒影的灰暗里纠缠

慢慢就漫过了头顶

我惊悸地动了一动

落叶上的一只蚂蚁

也动了一动

仿佛要拽着我的头发

拎起不轻不重的尘世

一阵秋风吹过

“你可以买单,但不能离去”

我努力辩别低沉的断喝

来自枝头还是流水

抑或是那只蚂蚁

筋断骨裂的声音

并不是我有多么仁慈

我收紧瞳孔和枪口

冷森森的殺气

誓将一只偷鸡的狐狸

和它护着的一只

更小的狐狸

狠狠杀死

透过瞄准镜

我没在意它有多么‘狡诈’

只看到了它

被放大了百倍的

饥饿和恐慌

最终我没有扣下扳机

这并不是我有多么仁慈

我伏身的小土包下

一岁的表弟

正用五十年前的饥荒

痒痒地吃着指头

药 方

用夜露清泉

沏泡一盏陈茶

那些死过一回的春色

沉沉浮浮 被人唤醒

被人反反复复

斟满淘空

这个过程近乎残忍

却很实用

一些人用它附庸风雅

一些人用它参禅论世

个中的高手就从中悟出一所

专家门诊

专治沉疴和梦想

并且门庭若市

春天的落叶

风往北吹

繁花的影子里

挣扎着几枚春天的落叶

像折翅的蝴蝶

迷惘 痛苦 绝望

其中一枚叫艾伦的

被海浪推上土耳其沙滩

蜷曲的残叶上

仅留着海水的咸涩和

阳光怱略的

叙利亚鸟音

清 明

记忆中父亲这天最忙

从东山到西岭

清沟 除草 焚香 烧纸

累了就坐在刚除下的杂草上

和远去的亲人们

用沉黙交换更深的沉默

我跟着父亲的影子长大

却只延续了

看望祖父祖母的部份

儿和侄子省事建了个祖堂

孙子缠着问我:

爷爷,什么是坟

心存茶念的人

光线照过来时

他看了看杯中的影子

又看了看远处的山林

心存茶念的人

喜欢隐藏云雾背后

用骨头挑着花朵

喂养枯枝上滴落的鸟鸣

他内心的陡峭

往往会因一只途经的蝴蝶

缓降成清明斜岥

往往会因叶瓣上一颗露珠的

微芒

从时间的躯壳里

摇摇晃晃掏出

月光和风声

小小的嫉妒

它宠幸过的

比我想到过的

肯定更多

它对每朵花的投入

也肯定比我专注

就像此刻

我才刚刚开始

想你 却先想到了

这只小小的蜜峰

他一头栽进雨水

目睹最后一朵雪花自焚的盛宴

患郁闭症的少年

仰了仰头

蓄积己久的泪水

顺春风淌下

一群嬉戏的鱼儿

游过他身前的油莱在地

游过蜂蝶翅翼上的伤痕和欢愉

从草尖到草尖

从枝头到枝头

几尾游进云朵的

在天空宽衣解带

他一头栽进雨水

仿佛雨水背后有块返青的草地

适宜痛哭

适宜开怀大笑

适宜给每个路过的人

一次湿漉漉的拥抱

在白云禅寺

枯荷入定之前

山巅上那朵白云

撞响钟声

寺院空阔寂静

只剩下几株野菊

断若游丝的心跳和呼吸

霜风歇在菩萨肩头

一枚叶子落下

又一枚叶子落下

我虔诚仰望

躬身自省

身后的众神

不悲不喜

面无表情

【作者简介】陈伟平,江西修水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在《阳光》《青年作家》《创作评谭》《鸭绿江》《山东诗人》等发表诗歌,入选《2014中国新诗排行榜》(谭五昌主编)等多种选本。(剩余0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