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棵树也许并不期待被看见

越来越怕“创作谈”。

作品写完之后,作家是忌讳跑出来指手画脚的。就像一棵树已经长好了,园丁何必向人解释这是树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树自有树干、枝叶、花朵、果实,旁观者自会选择他最喜欢的部分打量它,园丁更没必要强迫观者看什么和不看什么,至于看见什么没看见什么,有时靠眼光,有时靠机缘。

《正面全裸》是我“垃圾三部曲”的首部,它讲了一个似是而非的夸张的寓言,但我必须结结实实传达生活的细部和边界,我希望我的小说终究是有所传达和有所承载的,但这种传达和承载必须以牢牢抓住生活质感为前提,必须找到你最擅长最顺手的讲故事的方式——你看,我又用了俗套的“讲故事”,实际上小说不应该追求所谓故事效果。(剩余799字)

畅销排行榜
  • 射击
    小说林 2010年01期

    小说林

  • 绝唱
    小说林 2012年05期

    小说林

  • 力工
    小说林 2013年06期

    小说林

  • 继父
    小说林 2013年02期

    小说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