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观念的幻影(评论)

这一次,范墩子小说实验的策略——至少在我看来如此——是要把小说主人公写“糊”。这个“糊”并非要将《我们其实都是植物》中那位不幸的女子(颇有讽刺意味地,范墩子将其命名为乐乐)推向命运的烈火,让她被煎烤得一片焦糊,而是苦心孤诣地落笔,将“乐乐”刻意地写成一片模糊。于是亮点呈现,同时问题也来了——公认的文学观念中,不是有“小说需塑造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或“描写人物当立体准确生动”之说吗?反其“道”而写,是不是正在犯规,违背艺术创造的规律?对此我的看法是:若小说写家的“道行”浅,其笔下的人物一出场就是没鼻也没眼的“纸片人”;但若称先锋实验小说,把小说人物写得虚虚晃晃却有天然的合法性。(剩余169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狗命
    小说林 2015年04期

    小说林

  • 读梦
    小说林 2015年04期

    小说林

  • 英雄
    小说林 2015年05期

    小说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