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梦中的橄榄树,依旧在远方


打开文本图片集

第一次读到三毛的作品时,我只有十五六岁,那份感觉就像少女遇上了一见钟情的情郎,用“痴迷”不足以表达其强烈程度,用“狂热”不足以描述其刻骨铭心。

我疯一般地阅读她的文字。在《撒哈拉的故事》里,我随着她的文字《万水千山走遍》;在《温柔的夜》里,我和她一起看《撒哈拉的故事》。我沉浸在《万水千山走遍》的少女情怀中不可救药,沦陷在《倾城》里那位英俊军官古井一般深邃的眼眸里难以自拔。(剩余811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