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双胞胎教教义

我可能会跟他说话,也可能不会。我想说的是:“你走了,就沒有人可以原谅我了。”但说出来的变成了:“你走了,就没有人可以理解我了。”我肯定会极其紧张,五官像害怕掉下去一样紧紧贴在脸上。

一个小型离别聚会,房间另一头有人提议说一些话,有人说了感人的话,一阵掌声,很多双手红了。你的一只手正忙着让一块蛋糕滑进打包袋里,留给你不见踪影的双胞胎姐姐(而她可能早就吃了一块蛋糕,把这块预先浪费掉了),另一只手把手机举到了一个不合适的位置,再动一下蛋糕就会滑到地上。(剩余13489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回家
    小说界 2013年01期

    小说界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