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遗产

牛二原本不打算回家奔丧的,但听德山叔电话里说父亲临终前给他留了一笔遗产,这才买了火车票,踏上回家的归途。

火车向前飞奔,牛二坐在窗前,木訥地看着外面不断倒退的景物,像是在看自己的人生回放。

牛二从小就恨父亲,直到现在都恨,恨得牙痒痒。娘死得早,父亲脾气暴躁,对他管教甚严,即便是偷桃摘李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父亲也会大发雷霆,免不了一顿揍。(剩余1412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