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失眠

我常常失眠,却无法拥有一个失眠的身份。

夜色阒寂,我听觉神经末梢的触角布控在声音的每个角落,当静谧成为天地的主态,连空气也凝滞不动。小城居民楼里,一道道钢筋混凝土隔开了各自的生活,但声音依旧会穿透楼板四面八方地扩散、消隐。楼上新搬来一户人家,瘦小的女主人总是在凌晨起来,然后在我头顶摩挲出一阵阵沉闷、抑扬的声响。(剩余3128字)

畅销排行榜
  • 失眠
    文学与人生 2012年11期

    文学与人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