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虫子对核的剖解式记忆

每一次的书写我都想进入深层的核,时间已经过去,鲜嫩的果肉已经风干,艰涩,有一种超强的韧度。我想我甚至还不如一只小小的果虫,从事物的边缘开始,从已经干瘪的果蒂处——那或许是一枚干果最柔软的部位,从生命伊始的地方,开花,结果,瓜熟蒂落。一只虫子的耐心足以让人心生佩服,它能忘记周围的世界与喧嚣,一个人,静静,沿着干瘪的风干的纹路。(剩余4026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年关
    文学与人生 2009年02期

    文学与人生

  • 安子
    文学与人生 2008年10期

    文学与人生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