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流离的故乡(散文)

如今,大伯和娘舅都已经去世。这两个代表着我父系和母系家族的血緣联系人都因病英年早逝后,就像割断了脐带精血,我与故乡的距离越来越远。人到中年,随着亲人们的一一离去,喜悦的事情逐步减少,而疼痛竟成为一种常态,这种疼痛不仅是生理意义上的疼痛,更多的是来自于心灵深处对生命无常的恐惧和敬畏,以及对于爱的无法回馈的伤感。(剩余2591字)

畅销排行榜
  • 说戏
    文学港 2013年01期

    文学港

  • 父亲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 倒影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 地铁
    文学港 2016年11期

    文学港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