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交 织


打开文本图片集

1

伯从厦门回到家时,已是阴历九月十七的后半夜了。

妈在梦里听见叫门声,鞋也没穿,赤着双脚,一路跑去开了门。惨白的月色下,一地霜露。舅和表哥背着大包小裹,将伯搀在中间,三人并排站着,影子被月光扯得瘦长,那凄惶的样子,像是刚从外地逃荒回来。

妈未及开言,爷奶已闻声从屋里冲了出来,一边悲嚎,一边乱嚷:“我就想不通了,这么大的祸事,么事偏让我儿碰上了……”伯却没那么激动,只淡淡地说:“莫吵了,头晕”。(剩余9063字)

畅销排行榜
  • 还债
    台港文学选刊 2018年06期

    台港文学选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