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夜半谁敲门

我住在五龙口。这个地方的主街道正后方是一连串长长短短的铁道桥,深夜和凌晨,线杆林立的桥上,铁道会引导轰隆轰隆的火车从北向南一路穿越槐树掩映的这座城市。不用下楼出门到十字路口,只需坐在五楼阳台上,我就能感觉到五龙口这个不断被火车碾压与拍击着的地方是清晰的。它的鱼龙混杂、它的紧张匆促、它层出不穷的肮脏与掩藏不住的罪恶感,在火车带来的一阵阵声音里好像被反复漂白了,又被深夜与凌晨时分的夜色一口口吞没,只有咔嗒咔嗒的火车来临又远去的声音像快速的敲门声一样,带给房间里不睡的人以节奏性的不安与久久的静寂。(剩余7727字)

畅销排行榜
  • 心坎
    山西文学 2013年05期

    山西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