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盗锅黑

金安早上五点就醒了。窗外一团漆黑,繁星在银河里,白霜在田野上,微光荧荧,大概都奈何不了冬月寅时的黑。这是人家铁拐李做强徒后悔了,一夜荞麦枕头上不眠,起床归还偷盗的铁锅的时刻,老天爷替他遮着耻呢。叫醒老金安的,除了膀胱里一泡热尿,还有秋裤里硬得像烧火棍擀面棍子棍一样的阳具,老不正经的东西啊,都五六十岁的人了,火气还这么杠,不丢人吗?金安让自己去听黑暗里传来的鸡鸣,南头晏家湾,西头何砦,东头肖家河,北头郑家河,从前乡下人多,养得鸡鸭成群,早上公鸡打鸣打擂台似的,每一只鸡的嗉子里,都含一块铜,或厚或薄,形色不一,喔喔声能织成厚毯子,毯子大红大绿,描龙画凤,现在也不太行了,稀稀落落,无精打采,像孝感商场门口促销的时候搭起的舞台,从前人山人海,眼下已经没几个人挤到台下听,台上的人又唱又跳,意绪索然,混混沌沌,好歹坚持到底。(剩余3610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