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中性事件

我们坐在郊外草地上,地上铺一张牛津布防潮垫,草地光秃秃的,只有离得远看时,才会显出来欺诈性的绿,防潮垫上倒是印满鲜花,每个椭圆形花瓣中还塞着更小的鲜花,小花瓣里又塞着迷你鲜花,无穷无尽,直到人没心思看为止。我们像两份供品,摆在花桌布上。坐在这儿,对面是一条路,刚才我们正是从这条路而来。这时,久而久之才开过去一趟车,等引擎声消失,轮胎卷起的尘土也慢慢平复,我们又没东西可看可研究了,只好吃带来的蜜饯,还有薯条和汽水,打开播报即时消息的小收音机,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躺着。(剩余3932字)

畅销排行榜
  • 封锁
    上海文学 2016年08期

    上海文学

  • 离乡
    上海文学 2018年01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