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两份手抄乐谱

我二十岁撞了个大运,二十二岁懂得了人生的悲壮,所有一切都因为我的父亲崇拜维尼亚夫斯基。

那天下午,系里忽然召开全体师生大会,通知大家抓紧,在两星期时间里,拿出一台音乐会,接待波兰小提琴大师库拉克先生。库拉克先生当时应邀在日本帝国音乐学院讲学两个月,上海音乐学院请他趁便就近到中国访问,安排了一个四天长周末。(剩余7899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玉米
    上海文学 2017年04期

    上海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