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场较量

在澳洲的孩子家里,包装箱有几大堆,都挤在车库里。三个车库挤得差不多了,不像车库,而像纸箱库。车子都丢到外面,可怜巴巴,露宿空地。据说许多人家,车库都做杂物库。空地倒宽敞,足够停车。

那么,今天自告奋勇,在院子里干粗活:割纸箱。割纸箱,要先抖尽渣渣。搬出去,做好了大干的准备。还没抖,孩子像个负责任的大人,发表了重要指示:“搬回来!私人物品,只能在自己的院子里抖!”嗯?在伟大祖国,我的私人物品,无论灰尘大小,渣渣多少,都可以,甚至专门在公共院子里抖;狂放时,还会到大街上抖,已经抖了五十来年了。(剩余184字)

畅销排行榜
  • 最美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2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孝丁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5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月亮街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2年03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 说秋
    散文选刊·下半月 2013年01期

    散文选刊·下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