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愧对父爱

从小在家规森严的传统教育中长大,一直与酒无缘。哪怕只是偶尔偷窥一眼父亲的酒瓶,一遇上他那严厉如火的目光,我就赶紧埋下头去。

“小孩子家,专心攻书才是你的正事!”这是父亲声色俱厉的口头禅。

十八岁那年,父亲第一次允许我喝酒。

那是我刚刚换上簇新的军装,从军西藏的前一天。在家乡县城的一家小旅馆里,父亲汗流满面手足不停地忙碌,帮我收拾好行李,已是万家灯火的薄暮时分了。(剩余8898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