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药水

我叫胡琳,是一个体重二百斤、脸上有着显著黄褐斑的女人,不认识我的人,认为我是一个凶恶、阴险的女人,起初宋玉就是这样想的,其实我不是,后来她改变了看法,说我是一个善良的人,至于最后宋玉又重新变回原来的看法,那是以后的事了,容我以后再慢慢讲;我是高校里一个教中文的五十岁的副教授,我的课学生们特别喜欢,甚至还有外校来“蹭课”的学生,我不好意思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但也是“座无虚席”;我应该受到尊重,除了我教课水平之外,还因为我的身后站着胡亚德教授;我的父亲胡亚德教授与我同在一个学校,虽然退休多年,可因为他是一个德高望重、受人尊敬的人,所以老师们并没有忘记他,多少年了,他的名字依旧在校园的草坪上、图书馆里、课堂上回荡;即使没有见过胡亚德教授的新生们,也从他们老师那里听过胡亚德教授的大名,他们说起未曾谋面的胡亚德教授名字的时候,脸上很快庄严起来,写满了崇拜与尊敬;可问题是,虽然我一直认为我应该受到尊重,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我早就应该是教授了,可就是因为我身后站着令人尊敬的胡亚德教授,我反而评不上教授,反而得不到尊重,始终挂着“副”字,似乎我要是评上教授,校方就有舞弊的嫌疑,校方就有跳进黄河洗不清的龌龊之事;我承认我内心是高傲的,评不上教授也无所谓,我绝不会四处活动,我不会质问校方也不会央求校方,我也不会憎恨我的父亲,不会埋怨他的光环成为我的人生紧箍咒,我依旧会敬仰我的父亲胡亚德教授;生活中我很少敬佩过谁,但既然是“很少”,那就表明并非绝对——比如我就实实在在敬佩过宋玉。(剩余20255字)

分享到:

收藏
畅销排行榜
  • 山花
  • 山花
    2015年03期
    电子价¥4.80元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