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客从何处来

陌生的山,叫不上名字的村庄,河流和树木,一个劲地朝我刚刚告别的地方飞奔,好像急于填补我释放后的空缺。

是我重新开始的时候了。虽说生活不会永远遗忘一个人,可我毕竟被生活遗忘得太久了。

我要回到一个叫西郊的村庄,回到西郊村一个叫田面的偏僻角落。田面是个很奇怪的地名,“田”,是指水田,能够种植水稻的土地,“面”,不是面条,而是指脸,“田面”,就是田的脸。(剩余43723字)

畅销排行榜
  • 尘世
    时代文学·上半月 2014年11期

    时代文学·上半月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