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东野湖

黎明,桃镇为数不多的公鸡打过头遍鸣儿,安红做了一个梦。因为似醒未醒,安红一开始就隐约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梦是像一场电影那样开始的,所有的镜头都很清晰,清晰得像现实里一样逼真。镜头里是桃镇那条唯一通向外面的大道,生活里被安红无数次走过的这条大道,在梦境里变得陌生而可疑,虽然路的两边依然是土丘树林和草丛,土丘上遍布来历不明的洞眼,从里面流出浑浊的液体;树长得张牙舞爪,不像个样子;鸟都是傻鸟,呆头呆脑立在树上打瞌睡;草叶大得出奇,像刀片,发出金属的撞击声。(剩余2662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