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家事

1

大哥麦肥带人赶到楼下的时候,麦荞刚好探出身子,从阳台上朝下巴望。

麦荞是在望水珠儿。这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神神经经不说,还越发不把麦荞放眼里。麦荞让她做饭,她推说自个肚子痛,做不了。让她把洗衣机里积攒了一周的脏衣服洗了,她哗啦啦翻半天,脏衣服抖了一地。竟把自个的内裤跟路宽的衬衣掺在一起洗,气得麦荞一把推开她,跟你说多少遍了,男人的衣服得分开洗,尤其衬衣,你瞧弄成了啥样,这还咋穿?水珠儿一扬脖子,男人咋了,不就一件衣裳吗,我在老家的时候,爹的衣裳就是这样洗的!你听她多有理,拿她爹跟路宽比。(剩余29755字)

畅销排行榜
  • 时代文学 2012年11期

    时代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