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暮色翻动着遍地的光芒(组诗)

大海,向东

这么多年,我一直瞩目向东的海

那片辽阔的海域有着诗经的光芒

宏阔的海面,潮烟不舍昼夜替我醒着

一浪高过一浪的拍击在悲喜交集中相遇

它是我的故乡,我却难以抵达那乡愁的潮涌

在西部,我一直携着蓝色的梦倾听它有力的轰鸣

我无法在下一个潮汛来临之前波澜不惊

无法搁置它一直向东的倔强的信仰

在异乡失序的我总是向东眺望

从开始渴望的倾诉到写下这首诗

我宿命的海,收藏着闪电的海,携带着辉光的海

让我魂牵梦绕的海,向死而生的海……..

这必定是我一个人的疆域,我进入它的内部

向东,向东,泪水忽然就涌了出来

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天地恍惚,众鸟未归

有人在逆风里生活,变得越来越小

有人无词,无语,静声——像肃穆的教堂

我在下一粒尘埃中等待沙沙的白雪

它迟疑而缓慢,坚硬而固执的神情

能否喂养世界仅有的这颗心脏

它只是闪着人性光芒的铁屑

不是生活的悲劇与灰色的疑问

能不能不需要呼唤就可听到大地的雷霆

不需要警觉就能听到火焰的轰鸣

无需驱赶就能征服黑蜘蛛一样的夜晚

不用寻觅就可揭示灯盏的暗语和上帝的哲学

萨尔图的月亮

薄暮时分,你竟然找到了它

被漫过周身的清辉

和接踵而来的捕光者的灵魂

那些美好的想象,不歇的抒情

其实,你早已放下了虚妄

尽管,你手中没有可以播放的种子

可是, 你遇到了萨尔图秋天的月亮

遇到了它的安详,着锦缎的升腾

静谧之中的意念,它们是否还在路上

城里的那个人好像多年没有见到月光了

你在读一首诗的时候

你在对影成三人的时候,在拒绝遗忘的时候

萨尔图 的月亮已悄悄爬上了中年的额头

大雁塔,铎声阵阵

大雁塔,铎铃清透的声音

穿过云层,悬在空中

细雨中成串的铎声带着悲喜

带着邃远,带着圣婴的慈爱

和入暮的讲经堂

削减了一个朝代的阴湿

一个愚昧的人在塔下寻求

那遥远而陌生的光

风,并不能改变什么

它却浸透了时间的廊檐

一个健忘的人丢掉了塔尖上的宗教

却不能丢掉宗教的愿望

今日,我不是来细数广玉兰的香气

我是来追随友人的脚步

一阵风起,又一阵风起

阵阵铎声传来远古的气息

坐在里尔克的秋天里

我不会在意窗外那细碎的丁香

它的气味过于浓烈,刻意

甚至怒放得失去理性

急切表白的燃烧有些虚伪,轻率,蛊惑

美的谎言与残存的灰烬

成为秋天的哀歌

我将再一次失去赞美的能力

这里,只有烟岚抱着覆霜的屋顶

暮色翻动着遍地的苍茫

也翻动着栅栏下粗粝的事物

坐在里尔克的秋天里

我多么想,能够回忆点什么

无染寺

我先是与风相遇,而后是

涟漪间闪过的越来越慢的心跳

和那些慈悲为怀的浆果

我察觉到古人的素袍,仙女池的清喜

正吸引着众人溅起的水花

他们是来这里清除内心的污垢

抵御尘世那些有毒的花朵

良善之心被重新照亮,对着昆嵛山满目葱郁

一边诵经,一边打扫燥热的躯体

我没有遇到东汉桓帝,只有夏日的辉光

满山的樱桃,清点暴风雨的黑松林

洗亮的暮色,惊慌的芬芳

带着十足的彻悟在一阕古诗里诠释人生的要义

今日,只有祈祷是不够的

他远不能阻止你内心的风暴,腐朽的终将远去

远去的还有那不可阻挡的仰望和水边的槌影

一段神奇的传说,暗夜里伸出的那一抹光

晚风依然吹动着茁壮的爱与赞美

暮色颠簸,众生来去……

任你红尘滚滚,我只修篱种菊

清风湖里有清风

让我一次次返回镜中的,不仅仅

是这满湖的蔚蓝

还有这湖面上轻缓的涟漪

舞袖的微风

我愿意做一个远行的人,累了

就坐在湖畔听风,听水,听蒲苇招摇的鸟鸣

我还要掬一捧湖水邀来明月,邀来清风

邀来平和的人世,邀来温情的叶子

和荡漾的有生之年

我与你在暮色中散步,分不清彼此

一切很轻,一切很美,一切充满追忆

作者简介:

三色堇,本名郑萍,山东人,写诗,画画,现居西安。(剩余52字)

畅销排行榜
  • 荞花
    四川文学 2013年12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