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旅途(组诗)

大寒日,在高铁上

我不是骑手,高铁列车不是钉铁掌的烈马

——道路两侧安装护栏

李白杜甫王昌龄不走、不写。

艰难走,缓慢写,才能出类拔萃、传世。

无论蜀道或边塞,汉语的伟大

一概植根于末路穷途。

李白杜甫王昌龄,理解新一代诗人

自由体表象下五绝七律一类的绝境与戒律?

像高铁拘谨于电流和铁轨。

我平铺直叙,他们尘烟茫荡。(剩余2051字)

畅销排行榜
  • 秋分
    四川文学 2018年08期

    四川文学

  • 哑挚
    四川文学 2018年08期

    四川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