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白昼之黑[散文]

1

我第一次对煤矿产生记忆,是在少年时代。每年暑假,都在乡下姨妈家度过。有一次,姨父让我和表哥去山上的矿井挑煤。清早,我和表哥各挑一副箩筐出门。

那年,我大约十来岁。顺着一条河流往山上走,山乡的河流湍急,水中有山坡滚落下来的石头。刺目的太阳很早就在山头升起。我们走了大约两公里,浑身是汗,无暇欣赏路边惹人怜爱的野花。(剩余9937字)

畅销排行榜
  • 叛徒
    青年文学 2013年06期

    青年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