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在《华盛顿邮报》当记者

我的第一个新闻学教授

1995年春天,我从北京飞抵华盛顿的当天晚上,就给我十几年前研究生院的老师泰德·葛普打电话。

46岁的泰德·葛普是个美国记者, 10多年前当他在《华盛顿邮报》当记者刚开始走红的时候, 突然鬼使神差, 自己申请了富布赖特学者项目, 从《华盛顿邮报》请了一年的长假, 携夫人到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新闻系教英语新闻写作, 并且请人给自己起了个文绉绉的中国名字“葛闻达”。(剩余594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