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时代的痛苦与快乐

我之所以写这个题目,很重要的原因是,30年前我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读书,从此和新闻有了不解之缘。

到目前为止,我新闻生涯的一半时间是在《人民日报》度过的,而在《人民日报》的岁月里,我记得有的同学曾经嘲笑过我的电话号码,因为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更换过办公室的电话号码,这通常会被理解为缺乏变化,言下之意就是没有仕途升迁。(剩余283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