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个农民的一生

个体与群体的父亲

怎么没一点反应呢?

他病得深重时候,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想,一个人快死了,这是多么大的一件事,可是那么多人,怎么一声不吭呢?就连身边的……甚至亲戚,也一如既往。

这是一个错觉,但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对于一个人的死亡,世界不发一声是不对的,那么多同类,不表现出悲痛,更是薄情的。

在我理想化的内心,总是以为,父亲,世上的每一位父亲,都是坚硬的岩石,是火种,是钢铁,是英雄,更是雕像。(剩余1114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