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蚊子

十八年前,我碰到一个奇怪的女孩。那时我刚大学毕业,落脚到重庆一家迪厅,在吧台调酒,偶尔做做果盘,和客人聊聊天。这家迪厅开在解放碑的地下,以前是个防空洞,抗战时遗留的,全重庆就这个防空洞最大。迪厅分三个区。主区跳舞,小型足球场大小,挤满了年轻人。有钱的老板们喜欢去KTV包房区,小姐多。我驻扎在第三区,一个冷清的轻音乐吧,但这里位置不错,从吧台可以远眺主区的舞台。(剩余3127字)

畅销排行榜
  • 回归
    南方文学 2018年05期

    南方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