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泽成老兄


打开文本图片集

和他共事十几年,低头不见抬头见,他寡言少语,我大而化之,他稳重老成,我急躁冒失。他办他的报纸,我干我的广播,难得打个照面,寒暄几句,仅此而已。

闲暇时,我们却是难得投缘的朋友。每次聚会,给他斟酒,嘴上连声拒绝,但总拗不过大家,只好憨憨地笑笑,任由主人斟满。他醉过几次,酒醉的他一反老成持重的常态,足之蹈之不能自已,话明显多了,情绪也明显亢奋起来,他会很夸张地搂住我或同事絮絮叨叨,刚开席时的浅饮低酌变成开怀豪饮,席尽人散前本已阑珊的意兴,又被他撩得热火朝天。(剩余1680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