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青春贫瘠,幸亏有她


打开文本图片集

斯蒂芬·茨威格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那个女人说,即便在多年后的深夜里,把她从最深沉的睡眠中喊醒,只要给她起个头,她也能把她爱慕的那位作家的作品背下去。有两位歌手的歌,我也能在这种情形下唱出大半,一个是郑智化,一个是孟庭苇。

还在上高二,从同学那里借了盒翻录的英语听力磁带,听力内容结束后,出来一首歌:“高高的,高高的,蔚蓝的天,是不是,到了离别的秋天。(剩余1444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